当前位置:首页 > 外媒 > 省市新闻

13岁学生在大堤跑步莫名失踪 7年寻子父亲期待奇迹

编辑:李永芳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1-30 10:48:43
来源:楚天都市报

  原标题:活蹦乱跳的武校13岁学生在汉江大堤上跑步时莫名失踪了

  虽然法院宣告李俊波死亡了。“可我还是不死心,总觉得会有奇迹发生。”李记华说,从儿子被宣告死亡到现在,他仍然在寻找。
  传票
  要是儿子没有失踪,今年,该是20岁的大小伙了。
  1月25日,汉川市分水镇人李记华起了个大早。这天,是法院通知开庭的日子。原告是他,被告,则是儿子当年学校的校长。
  儿子班上的同学来了;当年在学校里洗衣服的李婆婆也来了。他们是来给李记华作证的,证明他的儿子,确实是在学校时失踪的。
  下午2时30分,一行人赶到了天门市人民法院。可是老天又给李记华开了一个玩笑:法院传票上的开庭时间写错了。
  开庭的日子,推迟到了3月10日。
  李记华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眼睛里却又像是燃起了一点什么。他只是不停地向来帮助他的律师、证人们道歉:“对不起,让大家白跑了一趟。”
  年近八旬的李婆婆摆了摆手:“不要紧,只要你需要我来,跟我说一声。白跑多少趟我也得来。”
  转过头,李婆婆用手绢悄悄地擦了擦眼泪,嘴里嗫嚅着:“7年了,你过得太不容易了。”
  返回汉川的途中,李记华让面包车在儿子曾经跑过的那段汉江堤上停了下来。他一个人下了车,坐在江边,呆呆地看着江水流逝。
  这一片土地上,早已经没有了儿子留下的任何痕迹;甚至连儿子就读的那个武校,也早已关门了,他们家所在的歪亭阁村,儿子在的时候,还叫星火村。
  失踪
  李记华的儿子,叫李俊波。那时候,汉川和天门一带流行习武,武校林立。
  李俊波命苦。还没满一岁,爸爸妈妈就离婚了。跟着父亲生活的他,很难见得到妈妈一面。
  好在有个疼他的爸爸。李记华对这个儿子关怀备至,盼子成龙。2009年2月,希望儿子文武双全的他,把13岁的儿子送到了离家百公里远的天门彭市镇天龙武术学校。
  这个学校是全封闭式的管理。虽然这样一来,李记华想见儿子比较困难,学费也给他增加了巨大的压力,可是他承受了下来。他到广西打工,努力赚钱。他说,我希望儿子能在这里得到磨练,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2009年9月30日。时隔7年,李记华依旧记得这个日子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
  上午10时许,学校校长打来电话,开口便是:“你儿子失踪了。”
  李记华急匆匆地从广西赶回来,到学校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学校的老师、学生们七嘴八舌地向他介绍了发生的情况:9月30日早晨8点多钟,学校教练带着一队学生到校外的汉江堤坝上跑步,中途李俊波要上厕所,教练让他随后跟上来。
  过了一会儿,仍未见李俊波跟上队伍,教练便折回去找他。但沿途都未能发现李俊波踪影。
  寻子
  儿子就这样不见了。以一个谁都无法接受的理由。
  10月2日,李记华到天门市彭市派出所报警。然后,他发动村子里的人骑着摩托车,沿江堤找了几天。
  数日后,校长告诉他,武校里都会有孩子受不了苦逃跑。“过几个月他就自己回来了。”这之后,再也没人关注这个突然就下落不明的孩子。
  李记华只得自己开始寻找。
  从汉川分水镇,到天门彭市镇,全程约90公里。为了省钱,李记华骑着那辆老式摩托车,一来一回,在路上的时间就要7个小时。而这样的来回,他自己都记不得跑了多少趟。
  汉川、孝感各地、天门、潜江、仙桃……搜寻区域不断扩大,寻人启事贴得越来越多,可儿子却依然杳无音讯。
  走遍了湖北,他开始往省外找。在儿子出事前,他除了汉川,只去过广西;儿子出事后的这几年,他的足迹遍布了全国各地。这个没念过什么书的男人,你随便说个什么地名,他都能马上说出属于哪个省,哪个市。
  贫寒的家境,无力支撑他寻儿所需的花费,他在汉川找了一份工作。但这个工作并没有干多久,只要一发工资,他就辞职出去找儿子。渐渐地,汉川很多工厂的老板都知道了他,甚至有人破例让他可以上一个月班放一个月假。
  7年的时间里,寻找儿子,成为他生活的唯一目标,甚至是他生活的支撑。由于没有人帮他照料家庭,他的房子,在他寻找儿子的第三年,倒掉了。
  死亡
  2014年,李记华的寻子路走到了第5个年头,儿子依旧没有任何消息。有人劝他放弃,有民警分析,每年9月份,就是汉江的汛期,水位很高,李俊波很有可能是在江边解手时不慎跌入江中溺亡。
  而这样的种种猜测,对李记华来说,都是一种折磨。这条漫漫寻子路,他自己都不知道终点在哪里。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只能当失踪来处理,没有任何人会为此承担责任。李记华寻子的故事,在汉川传开后,很多人来帮助他,让他尽快向法院起诉学校:你找不到儿子,但你可以为他讨一个公道。
  2014年1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李记华向汉川市人民法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宣告被申请人李俊波死亡。该院受理后,在媒体上发出寻找李俊波的公告。2015年1月,一年的公告期满了,李俊波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当月,汉川法院依法宣告被申请人李俊波死亡。
  李记华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最终还是出现了,而且是以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呈现了出来。
  索赔
  儿子被宣告死亡后,李记华向天门市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诉状,向对儿子死亡负有责任的学校及其主管部门索赔。
  然而7年过去,儿子当初就读的那所学校早已不复存在。咨询了律师后,他将学校当时的校长作为了被告。
  “这是我现在不得不去做的事。”李记华说,儿子被宣告死亡后,他就开始着手做这件事。“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可这些年,他完全充满了我的生活。我所做的一切,都跟他有关。”庭审之后,法院宣判之后,自己该去做什么,他完全没有准备好。
  “虽然法院宣告他死亡了,可我还是不死心,总觉得会有奇迹发生。”李记华说。从儿子被宣告死亡到现在,他还是在寻找。但是等索赔的案子判了,他应该不会再找下去了——这件事,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