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我读《芙蓉镇》

在文学的意境里,美女往往出自山川秀丽的边远村镇,比如湘西的芙蓉镇。作家古华笔下的芙蓉镇,芙蓉花开,草木苍翠,在静静地时间河流之上,它流淌过蜜一样的爱情,也弥漫着悲伤的生活境遇。

芙蓉镇是在胡玉音的磨豆腐声中醒来的。
  豆腐摊前,粮站主任谷燕山胡子拉碴地来了。他看着胡玉音忙前忙后的,只在擦汗的空闲里朝他微微点一下头,这让谷燕山很满足,他打了个很恰当的比方来形容胡玉音的美:“芙蓉姐的肉色洁白细嫩得和她所卖的米豆腐一个样。”

豆腐摊前,大队支书黎满庚闲庭信步地来了。胡玉音是他的初恋,他狼吞虎咽地吃着胡玉音磨出来的米豆腐,一言不发,有缘无份的他们只能在早起的炊烟里感受彼此的存在。
  豆腐摊前,闲散人员王秋赦一副馋样地来了。他吃得吧唧吧唧的,吃了一碗再来一碗,吃完了大叫一声:记帐!之后便扬长而去。胡玉音不敢说什么,谁让他是吊脚楼的主人呢?一个土改积极分子。
  豆腐摊前,全镇最有文化的人秦书田唱着山歌来了。秦书田嗓子好,一肚子的山歌,生产队里编快板、三句半都少不了他,但他的这些才华仍然改变不了他的坏分子身份。

这一年是1963年,故事由此展开。

镇上一棵老芙蓉树突然不开花了,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又有更大的政治运动要来。胡玉音靠勤劳盖起了青石街上第一栋木质楼房,秦书田给胡玉音夫妻送了一副红纸金字对联:勤劳夫妻发社会主义红财,山镇人家添人民公社风光。谷燕山等人自然要来庆贺一番。县委工作组长李国香也来了,她看着胡玉音的新房子,心里可是羡慕嫉妒恨呢,为什么美貌与财富都会集中到这个女人身上?

自然而然的,胡玉音成了新生资本主义分子,她被无休止地批斗。接下来是新房充公,丈夫自杀,命运把她和五类分子秦书田联系在了一起。

这一年是1964年,是胡玉音命运转折的开始,也是苦难中国不堪回首的一个时代。

当芙蓉镇从一个资本主义的黑窝子成为一座社会主义的战斗堡垒时,历史的车轮又向前滚动了五年。秦书田的五类分子队伍里又增加了一员,胡玉音。

他们两人负责清扫芙蓉镇的青石板街。作者优美而沉静地描述着他们的生活:“当镇上的人们还在做着梦、睡着宝贵的‘天光觉’时,他们已经挥动竹枝扫把,在默默地扫着、默默地扫着了。好像春天、夏天、秋天、冬天,都是在他们的竹枝扫帚下,一个接一个被扫走了,又被扫来了。”

此后的很长时间里,秦书田和胡玉音不关心天晴下雨,只期待对方能早一点出现在寂静而悠长的石板街上,两颗苦难的心慢慢靠拢了。

后来,秦书田以反动右派、现反分子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胡玉音因为有孕在身被监外执行。孩子拯救了母亲。

这一年是1969年,胡玉音饱含屈辱的同时,也收获了真正的爱情。

绿豆色的芙蓉河,依然古老温顺、绿荫夹岸,胡玉音独自一人继续扫芙蓉镇的青石街,她也不知道扫了多少年。她和秦书田的孩子已经活蹦乱跳了,已经可以上树掏鸟蛋了。这年春上,革委会的人告诉她,“你的成分搞错了,扩大化,给你改正,恢复你的小业主成分,楼屋产权也归还……”听到这个消息,她差点昏厥过去了。

还是那条青石街,还是那样的清晨。已经平反的秦书田在清晨的薄雾中把久别的胡玉音紧紧搂在怀中。他们终于活在阳光底下了。

这一年是1979年,象征着风向与潮流的吊脚楼在风雨飘摇中坍塌了。湘西,在蜕变中孵出新生。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母亲。除了她和父亲的钻石婚姻外,她饱尝了所有胡玉音生活的艰辛,土地改革,四清运动,反击右倾翻案风,农业学大寨,十年浩劫。在漫长的艰难困苦日子里,她用粗粮和野菜养大了我们姊妹七个,从不放弃。现在看来,她和胡玉音一样,心中都有属于她们自已却又极其大同的中国人的梦想,家庭幸福,社会和谐。

一个人的青春该怎样度过,是如秋叶之静美,还是如夏花之绚烂?答案肯定各不相同,《芙蓉镇》里的胡玉音,从1963年到1979年,活过了饥饿和折磨,也活出了美丽和坚强。
  英国人罗素说,支撑我生活的动力,是三种单纯又极其强烈的感情,对知识的渴求,对爱情的渴望,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从这个角度而言,《芙蓉镇》是迷途知返人的精神衣钵。带着这种忧患与深刻的主题选择,古华的笔悲凉而不乏温情,落寞而不苍白。风行草偃,在表达的空间里,古华只刻画了一名女性,却铺筑了半个世纪,他是成功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我对小说的理解也许很肤浅,但距离产生美,我也因此对胡玉音所处的时代充满敬畏与宽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深地理解像我母亲、胡玉音一样的女性,理解我们沧桑的祖国母亲。

“我是你河边破旧的老水车/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这是一位母亲(舒婷)曾经的心声。母亲叹息的时候,我也不快乐。

总有些时候,我们的精神世界,或者泛滥的心灵鸡汤,或者搔首弄姿秀,我感觉已经迷失了很久。当阅读遭遇无奈时,经典总在不经意间为我打开美丽视窗,我庆幸这次桃李春风般的灵魂之旅。

《芙蓉镇》,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一本获茅盾文学奖的好书。

                  (作者:若楠)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