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老刘是个“文艺粉”

今日竹山网消息 秦古张家台子,有个人叫刘康乾。生于民国三十一年,高寿80岁。按年龄,本应称呼刘老的。可他说,莫矫情,那样虚头巴脑的别扭,不如直接叫老刘好懂。并且笑称,这是竹山普通话的叫法,简称“竹普”。

老刘说,自己是老牌竹山一中高中生,语气透着自豪。在鄂西北,竹山一中可谓大名鼎鼎。一是建校于特殊时期。1941年,正是艰苦抗战之时,竹山县政府呈请省政府批准,筹建初级中学;二是校长大牌很哇噻。1942年9月学校正式招生,时任县长郑桓武亲自兼任校长;三是生源跨境盖“两竹”。根据省政府指令,学校定名为“竹山竹溪联立中学”,成为当时“两竹”的最高学府。据竹山一中校志,1958年始设高中部。直到许多年后,我考入县一中的时候,想起老刘所说的老牌高中,大抵相当于“黄埔一期”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教育界,秦古镇算得上是老三。因为,竹山一中在县城,竹山二中在宝丰,而竹山三中就在秦古。我从西庄小学毕业,被竹山三中录取,同班同学中有叫小刘的。那时候,从大溪河,经新路口,过秦家坪河,到秦古镇,有15华里。因是寄宿生,每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返校,交通工具就是俗称的“11号”, 来去都是靠两条腿步行,辛苦自不待言。斯时,秦家坪河上尚无大桥,平常可以徒涉。在雨季,常常因涨水不能过河,则周六回家无望了。小刘是走读生,混熟以后,遇到雨天不能回家,便就近去刘家,刘妈妈总是拿出好吃的待我,至今感念。就是这样,认识了小刘的父亲,就是老刘。

据我了解,作为老牌竹山一中毕业生,老刘妥妥就是秦古镇的一个文化人。从我认识他的时候起,就知道他经常给县广播站写稿,还给堵河文艺投稿。吃文艺这碗饭,是很不容易的。爱好是一回事,但妻儿老小生存为第一,所以老刘也只能业余耍耍。几十年风雨过去。如今的老刘,身体依然硬朗,牙口不减当年,柴火锅巴,也能咬得咔嚓咔嚓,实在可喜。更重要的是,他耳聪目明,老眼昏花、白内障那啥的,完全与他无缘。正是具备这个条件,老刘说,自己仍是一个文艺粉丝,语气自信满满。可见,他的文艺爱好未曾落下。

粉丝,本来是食物,就是粉条的意思。而自从买了智能手机,老刘就知道,粉丝不再是粉条,而是英文fans了。本来,小刘给他买的是老人机,平常能够接听足矣。而老刘说自己要在手机上写东西,对老人机很不满意,硬是要智能手机。小刘说,恁大年纪了,还写个啥子呀,伤眼睛,并据此理由坚持不买,老刘也拿他无法。直到上大学的孙子放暑假回来,一日老刘对孙子说,你爸老用手机上网,伤眼睛,别人说他不听,你说他会听,叫他也换老人机算了。孙子看着老爷子的老人机和神色,了解事情原委后,自个掏钱给老刘换了一部手机,并且一切设置妥当后交货,老刘大喜。

有了手机,老刘便在手机上写东西。第一件大事,历经三年,竟然在手机掐出一部《刘氐宗谱》来,并牵头秦古刘家捐资付梓印刷。第二件大事,是写小说,要写出一部竹山版的“平凡世界”。对此,众人都信,只有小刘不信。不知不觉,老刘又写出了八万多字,并且一路高歌,继续挺进。看在眼里,小刘也不再认为老刘是“搞干经”了。

小说越写越长,老刘也越来越不安。他总是担心,写着写着手机可能会突然“胀死”,看来得买电脑才是。一日闲谈,老刘把这心思对儿媳讲了。虽然讲得委婉,但儿媳也不是笨人,意思全懂的。儿媳回家也给小刘讲了,可小刘没长没短未作声。果不其然,不久儿媳就听到老刘说,他的手机“胀死”了。儿媳回家又告诉小刘,小刘自然不信什么“胀死”,拿到手机专卖店售后服务部一查,是芯片通电烧坏了,该当定性是“烧死”才对。可,老刘始终认为是“胀死”。

手机虽然修好,但此前的文档全部报废,为此老刘心疼不已。这年寒假,孙子回来后,又给老刘换上电脑等装备,还接了宽带和wife。老刘当场表态说“手机胀死不信邪,而今迈步从头越”。拼着回忆重写,至今,他的小说已积累至10多万字了。老刘说,陕西作家陈忠实与他是“老庚”。我仔细一查,陈忠实果然是生于1942年,确实是他老庚无疑。陈忠实历经六年,终于写出了他自称可供“垫棺作枕”《白鹿原》。老刘对《白鹿原》未予置评,倒是对陈忠实自况的“垫棺作枕”四字,特别赞叹。

日前,又拜访老刘,不觉闲扯到竹山的文艺人和文艺事。说到,现在有文联,有作协,还有诗歌、书法、摄影协会等的时候,老刘突然插话道:《堵河文艺》算得上竹山第一正板。我说,《堵河文艺》现在改名叫《堵河》了,他长长地“哦”了一声。又说到《堵河文艺》公众号也开通的时候,老刘拿出自己的手机,让我给他加上。之后,聊起黄家喜、罗维扬,他说知道;说到邵义龙、华赋桂、王素冰、袁慎敏……,他也说知道。最后,我对老刘说,等你的小说写完了,我联系他们给你发表,老刘嘿嘿笑了。

2020年春上,新冠疫情爆发。因为居家隔离,闲来无事,我突然思想逆袭,意欲研究建国以来竹山的文化名人,誓言搞出一个现代“竹山文艺榜”来。这事,给老刘说过的。老刘说,要是我的小说写完了,火爆了,把我的名字也搞进你那个榜行不。我想,我的这个榜,是自娱自乐,该当划入民间排行榜,无需官方认可和出品的,谁知老刘比我自己还当回事。想到此处,我不禁生出万千感慨:老刘,以及许多象老刘一样的人,笔耕并非为了出名,而是不舍那份对文艺的深深热爱啊。(竹山财政局干部 胡明升  笔名老三 )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