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人物

用生命践行使命

——追记十堰市劳动模范、竹山县优秀共产党员、官渡镇原党委书记张伟成


8月9日深夜的竹山城,晚风习习,一片宁静。而让人深感意外的,是一个生命的终结。

当日18时20分,在官渡镇政府开完会正欲离开的百里河村书记陈六奎,突然发现镇党委书记张伟成晕倒在一楼楼梯间旁。“快来人,张书记晕倒了!”他的一声惊呼,让附近所有干部冲上前去参与抢救。

同时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也接到报告,立刻组织县内优秀专家全力抢救。遗憾的是,4个多小时的抢救,还是没能让张伟成醒来。23时07分,这座上足了发条、从不歇息的钟停摆了,年仅48岁。

“我陪他走过了11年,也陪他走过了最后一天……”“搭档”突然逝去,时任官渡镇镇长陈燕青难以接受,泪如雨下。“他就是个‘工作狂’,手上的事不办完、不办到位,他是不会下班的!”他打心眼里敬佩这位“班长”。

噩耗传来,竹山内外、网上网下,无数人深情缅怀,有无尽的哀思,更有对这位有名的“好书记”坚守初心、一心为民的深深敬仰。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殚精竭虑,用行动诠释着责任担当


官渡镇地处我县南部山区,距县城64公里,下辖11个行政村,山大人稀,特色产业难以形成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难度大,2014年,贫困综合发生率达33.2%。

2016年,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首战之年,张伟成由官渡镇镇长升任为党委书记。面对实际,他带头走遍了全镇所有的村,遍访建档立卡贫困户,组织镇人大代表调研20余次,召开脱贫攻坚工作专题会议100多场次。通过一系列调研,张伟成和镇党委研究确定了以精准脱贫为统揽,深入实施“五个官渡”,“走生态旅游之路,建竹山南部支点”的发展战略。

“要把‘输血’变‘造血’,形成长富久富的新格局。”张伟成把产业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灵丹妙药”和村民持续增收的“稳定剂”来抓。扎根官渡多年的他,对镇情了如指掌。全镇资源丰富,可以结合各村特色,因地制宜,发展产业。首先重点发展有着悠久历史的烤烟产业,对于不适宜种植烤烟的村,组织群众种植食用菌、猕猴桃、中药材或发展旅游等。

“当初张书记带头支持,借给村里2万块钱办合作社搞旅游。”官渡镇桃园村党支部书记张佑德说。

官渡镇桃园村山大人稀,土地紧缺,背靠武陵峡。经多次论证后,张伟成认为适合发展旅游业。然而,投资商难以引入。2017年,在广泛征询了大家意见后,张伟成大胆提出“没人投资咱们就成立合作社自己干!”在村民代表大会上,他带头支持,主动拿出2万元现金无偿借给桃园村组建合作社。如今,合作社牵头开发的“武陵峡·桃花源”景区风生水起,昔日的穷山沟摇身成为“湖北省旅游名村”,年接待游客突破10万人次,2020年人均纯收入1万余元。

在张伟成的带领下,官渡镇已发展“一主两辅三特”特色产业基地2万余亩,村村都有主导产业,村村都有合作社,实现了贫困户产业全覆盖。

想脱贫,路先行。官渡境内生态景色宜人,特色资源丰富,但过去因道路不畅商贸不旺,一些偏远山区的群众只能守着“金饭碗”饿肚子。“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张伟成多次在全镇重点工作会上强调,要认真落实习总书记的指示。

楼房村距离官渡集镇30余公里,山遥路远,道路崎岖。“大坑摞小坑,一坑接一坑”,两句顺口溜道尽了当地村民的无奈和辛酸。张伟成多次实地勘察研究解决方案,在他的积极争取和主管单位的支持下,中楼路改扩建及硬化项目顺利启动,并于2019年完成,彻底解决了梁家片区4000余人出行难题。

修一条路、兴一地业、富一方民。大溪河村距离官渡集镇25公里,村里的主干道年久失修,路面坑洼不平,通组路更是泥泞难行。“要想富,先修路”,但200万的修路经费却是大溪河村迈不过去的坎。张伟成往返奔波于各个主管单位和驻村帮扶单位,该村的道路硬化改造工程终于在2019年春完成。

“路修好了,村里真是变了样。村民们出门就有水泥路、抬脚便上小汽车,烤烟、猕猴桃、茶叶、魔芋……销路也都有了,大家发展产业的信心更足了。”大溪河村支部书记闵远朋说。

张伟成的奔忙带来了他渴望的收获。到2020年底,全镇2311户、7377名贫困人口全部甩掉了穷帽子,过上小康生活。近5年来,官渡镇先后获得国家卫生镇、全国社区教育示范乡镇、湖北省生态乡镇、湖北省旅游名镇等荣誉。


“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

——亲民爱民,一心为民,他把群众的信任化为工作的无尽动力,牢牢践行着“为民服务”的铮铮誓言


张伟成去世后,家人从他的宿舍搬回了两箱工作日志。其中的一本,泛黄的扉页上写着两行钢笔字——“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落款“张伟成”。

群众利益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2006年,初到官渡镇担任党委副书记时,张伟成只有33岁,主要负责新集镇建设。他做事扎实,平易近人,群众建房时的困难、诉求,房屋建设的质量,他都一一解决、件件把关,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信赖。虽初来乍到,但当地群众对他无人不识、无人不夸。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张伟成,深知农村的苦、农民的难。每次进村走访,群众遇到的困难、反映的问题,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张书记真的是比我儿子还好!老伴儿的轮椅、衣服、鞋子,就连屋里的雨伞,都是他买的……”提起张伟成,75岁的老汉兰善清颤抖着撩起衣角抹泪。一旁的妻子更是嚎啕大哭:“这多年,逢年过节你都来看我,这以后来不了哇,老天爷不长眼啊……”

兰善清,官渡镇桃园村5组人,妻子郭德英因脑溢血导致偏瘫。2016年,作为包保干部,张伟成为他制定了脱贫方案:利用山场优势养鸡2000只,依靠传统手艺打豆腐卖。为了不因停电影响生产,张伟成还自掏腰包买了一台发电机给兰善清送去。有事做、有扶持,兰善清决定不等不靠,自主脱贫。他坚持每天5点起床打豆腐,豆渣撒到山林里喂鸡,9点挑豆腐下山卖。一年下来,兰善清养鸡纯收入5万多元,靠卖豆腐月均纯收入1000多元,顺利脱贫。

“啥事只要让张书记晓得了,他都会亲自操心,这样的好干部不该走得这么早啊!”大溪河村3组的虞崇艳十分痛心。

今年8月7日凌晨,张伟成赶往大溪河村查看疫情防控台账。期间听说虞崇艳93岁的公公岳正林走失,他立即组织镇村干部连夜寻找,直到早晨6点多才在一片树林边找到老人,张伟成和老人的儿子岳胜一起把老人搀扶回家。张书记的用心、细心,让岳胜感动不已。思来想去,他和妻子决定给张书记写一封感谢信,可不成想,第三天就得知张书记去世的消息。一封还未来得及写的感谢信,成了夫妻俩心中永远的遗憾。

桃园村3组的波鱼沟安置点,依山傍水,整洁靓丽。像这样的安置点,全镇共有62个。“说他是人民的勤务员,名副其实!”70岁的老党员李志义对张伟成心生敬佩。李志义一家以前居住在距离集镇30多公里的山沟里,2018年通过易地搬迁,他和沟里的其他10多户住户搬到了伍家院安置点。“建房子时,张书记三天两头地来看,房屋质量更是亲自把关。”

在官渡镇街道居委会,个体户华丽对张伟成的离去至今无法释怀,似乎他的来访就在昨日。华丽回忆,最后一次见到张书记是8月8日夜里。当天下大雨,深夜已经入睡的华丽被屋外的动静吵醒。她起身看,只见张书记正蹚着及膝的积水查看汛情。次日下午,当看到运送张书记的救护车从自家门前经过后,得知消息的华丽立即和丈夫驱车赶往县城,赶着送张书记“最后一程”。

一滴滴眼泪,一份份真情。张伟成去世的噩耗传来,整个官渡集镇笼罩在悲恸中。出殡当天,因疫情虽无法送行,但官渡镇干部群众仍自发地用各种方式,依依不舍地送别他们心中的“好书记”。


“再坚持坚持,这段忙完就陪你去做手术。”

——铁骨柔情,忠孝难全,他把最后的气力都留给了心中眷恋的“热土”,用无私大爱谱写了一曲生命的赞歌


悲伤,更笼罩着县政府院内的一处老房子。

张伟成一家在这里居住了近20年,室内家具陈旧,但干净整洁。两筐工作笔记堆放在卧室的一角,床头柜上摆放着还未合上的《中国共产党简史》,仿佛他并未离开……

房间里,妻子吴清荣呆坐着,揽着张伟成的一件红色毛衣,默默垂泪。那是20年前,她亲手为丈夫织的。张伟成83岁的老父亲靠在床头,嘴里不时念着“儿啊,我的儿啊”,眼里已掉不出泪来。本就患有哮喘、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的老爷子,儿子出事后更是大病一场。

吴清荣说,最后一次见到丈夫,还是在6月初,那天他进城开会抽空回了趟家。紧接着的一个周末恰逢高考,张伟成告诉她,“镇上有4名干部子女高考,让他们回去,我在镇上值班。”从那以后,张伟成一直忙于安全生产、防汛救灾、疫情防控,两个多月没回过家。去世前的第三天,也就是8月6日,张伟成中午从官渡赶到县城开会,下午5点多开完会匆忙回家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返回镇上,在单位上班的吴清荣都不知道他回过家。

张伟成的微信名叫做“厚德载物”,官渡镇政府干部兰钰斌说:“书记的‘厚德’,他身边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兰钰斌201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考上选调生被分配到偏远的官渡镇。连绵的大山,闭塞的村落,半懂不懂的方言……眼前的景象,让从小生活在十堰城区的小伙子,心里不免失落和沮丧。“我两天多没吃饭,吃不下。”兰钰斌清楚地记得,就在他来的第三天下午,张书记把他叫到政府的食堂里,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给他盛饭、夹菜,轻声嘱咐他“多吃点,注意身体。”随后的日子里,张伟成进村走访或检查工作经常会叫上“小兰”一起。“有时我进城办事,书记要是也在城里,他都会喊我去他家吃饭。是书记一直以来的关心、鼓励和信任,才让我渐渐安下心来,扎根基层。”

司机张坤说:“书记有时周六就得回镇上忙工作,他嘱咐我在家休息,他自己开车上去。”

曾任官渡镇纪委书记的陈元豪说,书记淡泊名利,这几年来,每当推荐上级表彰干部人选时,他总是把荣誉让给其他同志。

对他人如此“慷慨”,但张伟成对家人和自己却十分“吝啬”。

自他到官渡工作的15年来,家里的大小事基本都撂给了妻子一个人。2020年春节,张伟成又在镇上值班。妻子提议去镇上陪他吃个团年饭,他嘱咐妻子“顺路给陈大妈(他的另一户包保户)奶孙俩买几套新衣服带上来”。这次“探班”,因为突遇疫情管控,让吴清荣“破天荒”地和丈夫在一起呆了6天。“其实白天也见不到他人,夜里很晚才回宿舍。”

今年4月,张伟成在市人民医院做肠息肉手术,医生让住院一个星期,他只打了三天消炎针就回镇上了;下派到乡镇工作时,孩子才上小学,如今已大学毕业,孩子参加中高考、找工作,他都无暇顾及;一家三口的合影,还是13年前照的……

今年8月1日,吴清荣独自前往十堰复查身体,医生告诉她,甲状腺结节必须做手术,不能再拖了。瞅着下班时间,吴清荣打电话告诉丈夫,丈夫在电话里说道:“再坚持坚持,这段忙完就陪你去做手术。”

“10多年来,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都是奢侈。我先后做了3次手术,他都没在场。这次好不容易说陪我去医院,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吴清荣浑身颤抖,泣不成声。



张伟成的微信头像是官渡集镇图片:白云飘渺,山河秀丽。这是他心中眷恋的“热土”,更是他愿意用生命守护的青山绿水。

青山巍峨,见证使命担当;堵河奔涌,诉说赤诚执着。

斯人虽已矣,精神永驻山水间。(李永芳 章鹏 袁明)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