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媒 > 省市新闻

“想念病房中的父亲”
竹山姑娘大学圆梦路上的悲喜两重天

编辑:党时轩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6 15:52:45
来源:秦楚网

【圆梦行动·十八助】异地打工受重伤为省路费拒绝女儿看望 袁潇菲:想念病房中的父亲

假期里,袁潇菲一有时间就主动去菜地帮母亲干农活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张贞林 特约记者 高霞 实习生 徐荣森 图/记者 刘成臣

学生档案:袁潇菲,18岁,竹山二中毕业,高考文科成绩517分,已被黄冈师范学院录取。

袁潇菲即将步入大学,妹妹也即将上初二,然而一个不幸的消息在高考成绩公布那天传来,袁潇菲的父亲在内蒙古矿区因一氧化碳中毒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ICU,远在千里之外的她和母亲急得一筹莫展。

实地踏访

高考放榜,父亲却被送进ICU

袁潇菲家住竹山县楼台乡三台村二组,她有一个妹妹。袁潇菲的母亲万卫云今年42岁,在家务农,照顾两个女儿上学。父亲袁修礼50岁,长年外出打工。

8月1日记者来访时,袁潇菲正在地里帮母亲除草,烈日下汗流浃背。面对记者,袁潇菲开始有些内敛,随着谈话的深入,她几度泪流满面。

袁潇菲上小学时,家离学校很远。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袁潇菲的父母借钱买房,搬到学校附近。“买房欠下的外债,现在还有一万多元没还清。”万卫云说,屋漏偏逢连阴雨,袁潇菲的奶奶前年重病瘫痪在床,为了给老人治病,家里四处借钱,又欠下一大笔债。无奈的是奶奶病情加重,去年病逝。

“袁修礼是个勤劳的人,闲不下来,在家待两天就急得团团转,要出去找活干。”三台村文书何光海介绍。

今年,袁修礼跟着亲戚到内蒙古一家铁矿干活。为了让家人放心,他每天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然而6月23日,直到深夜,袁潇菲都没等到父亲的电话。“那天高考成绩出来了,直到夜里12点还没有等到父亲的电话,我和妈妈担心得一宿都没睡着。”袁潇菲有些哽咽。

第二天下午,万卫云通过熟人得知丈夫在矿上一氧化碳中毒,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ICU。

目前,袁修礼已脱离生命危险,转到普通病房治疗。本来,袁潇菲和妈妈准备到内蒙古照顾父亲,可父亲不让去,因为来去一趟要花1000多元钱的路费。袁潇菲和爸爸每天视频通话,陪爸爸聊天,希望爸爸早点好起来。

励志故事

刻苦学习,一天只睡4个多小时

高中三年,袁潇菲就读于竹山二中,她学习刻苦,成绩在班里一直是前一二名。到了高三,她更加用功,晚上复习经常熬到凌晨1点睡觉,早上5点半就进教室,一天只睡4个多小时。“勤能补拙,有条件的同学可以课外补习,我家里的条件不好,只能靠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努力了。”袁潇菲说。

在学校,袁潇菲很节俭。“学校的稀饭分量很足,虽然没菜,但是很便宜,因此,我经常一天吃两碗稀饭就挺过去了。”袁潇菲说。

暑假期间,袁潇菲在一家留守儿童托管班帮忙。孝顺的袁潇菲积攒着每一分钱工资。“父亲很节省,一定舍不得花钱,但是他需要养身体,我想用自己的钱给他买些营养品放在家里”,袁潇菲说。

真情对话

为省1000多元路费,父亲不让女儿探望

记者:爸爸出事后,你为什么没去看望呢?

袁潇菲:一方面母亲和我都没出过远门,路程太远了,爸爸不放心;另一方面爸爸不让我们去,去看他一趟车费就要1000多元钱,他要把钱省下来给我和妹妹做学费。我很想念病房中的爸爸。

记者:高考前为什么失眠了?

袁潇菲:高考前状态很差,经常失眠,害怕考不好让父母失望。考试前一天,我还发高烧在医院里打点滴,可能对成绩有一定影响吧。考出这个成绩,我是不满意的。

记者手记

电话两端,一头是女儿对父亲的心疼与想念,另一头是父亲对女儿深沉的关爱。虽然父女相距千里,但是对彼此的关怀将他们的心紧紧连在一起。困难来临之时,我们看到的是袁潇菲一家互相扶持、互相关爱的人间真情。袁潇菲相信一家人风雨同舟,终会冲破厄运的坚冰。

如果你想帮助袁潇菲,可直接与她联系,电话18707289253;或与记者张贞林联系,电话18062186179。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