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地域文史

竹山,一个“争来争去”的地方!

编辑:卢波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6-28 10:08:08

2016年12月,湖北省“千年古县”评比公布,十堰市老5县1市仅竹山县上榜,郧阳府无名,古均州落选,就连三国时期建县、誉为“天子渡口”的郧西上津也无缘。

“千年古县”评选标准苛刻,想上榜绝非易事。其中一项重要的认定标准是就置县时间必须在1000年以上。而竹山建县于南北朝,距今1400历史,正好符合要求。

史料记载,早在80-100万年前,竹山堵河流域就有人类生存和繁衍。春秋战国时期竹山为侯国,名上庸,曾列入诸侯八国之首,盛时辖鄂川陕18县。

竹山人出门在外,最骄傲的、常挂在嘴上的有两点:一是堵河,二是上庸。堵河是十堰境内除汉江之外最大的河流,为汉江第一大支流,由西、南两条支源流汇合而成,西源流叫汇湾河,源于陕西镇坪,南源流叫官渡河,源于华中屋脊神农架大九湖,地跨陕西、湖北两省,干流长338公里,流域面积12430平方公里。两大支流在竹山城两河口汇合后向东流去,在郧阳区韩家洲处注入汉江。

据官方资料显示,堵河水能蕴藏量达116万千万,在湖北境内水电蕴藏量仅次于恩施的清江,是湖北省水电开发“一主两翼”中的北翼,堵河流域水流湍急,清澈见底,流域地区皆地肥鱼美,人口稠密,商贾发达,竹山人以堵河为母亲河,由此可想而知,也就不为过。

上庸这个名字,仅从字面上看,就比竹山文化味道强得多。多数人知道上庸这个名字是源于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公元219年,魏吴联手攻蜀,蜀将关羽失荆州败走麦城,差义子关平远走上庸求救,上庸守将孟达、刘封拒不发兵救援,后关羽兵败人亡,孟达怕蜀主刘备问责,遂变节投降魏国。

孟达本为刘璋部下,刘备入川时,随张松、法正等一起归顺刘备,投魏后受到曹丕重用,封为建武将军、平阳亭侯,辖房陵、上庸、西城三地。曹丕死后,孟达失去依靠中,不被重用,在诸葛亮引诱下,又想归蜀,后因计谋泄露,为魏国大将军司马懿所杀。一反一复的孟达三易其主,实不可取,但上庸地处边境地区,远离政治中心,孟达受人蛊惑,被现实利益所惑而变节,也情有可原。围绕孟达变节的原由,人们讨论了一千多年,也没争出个什么结果,到是争来争去,人们记住了上庸这个名字。

说起上庸这个地名,还有一个故事让竹山人不好意思,那就是汉语词典里的成语:“庸人自扰”。这“庸人”并不是碌碌无为之人,而是指庸国人。春秋战国时代,庸国为汉水流域、秦巴地区富庶强国,国力强盛,兵强马壮,在诸侯国中地位高、有话语权,爱打抱不平,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爱管闹事,出风头。公元前611年,由老大庸国牵头组成的八国联军起兵攻打长江流域的大国强国楚国,最后落个大败而归的下场,联盟合纵队伍被楚国打得七零八落、各奔东西。合纵灭楚一役,庸国彻底伤了元气,老大风范不在,国力从此一蹶不振。

“庸人自扰”常被现代人比作没事找事,不自量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虽然是一个玩笑,却提醒人们不要骄傲自满,多管闲事,给自己找麻烦,最终于害人害已,得不偿失。古人的经验教训现代人当引以为戒,现代的竹山人头脑灵活,做事思路慎密,精于谋划,有板有眼,成为十堰人中的佼佼者,成大事者多,且势头强劲,让人不可小视。

在中国的地理板块上,竹山地处中部,不北不南,不东不西,是荆楚与关中、中原与巴蜀的连接区、缓冲地。战国时,忽秦忽楚,三国时,忽魏忽蜀,成为大国之间外交筹码。电视连续剧《芈月传》里,上庸为战略要地,秦楚两国各不相让,双方都派出重兵把守。公元前299年,楚国公主芈月执掌秦国大权后,更是重视上庸的战略位置,在秦连克楚8座城池后,以600里商於(商洛、郧阳、上庸)为诱饵,邀其哥哥楚怀王于武关会面,后被其外甥秦昭襄王扣留囚禁于秦国,含恨而死。后来,八百年楚国国力渐衰,又历经两次内乱和迁都,最终被秦国灭了。

近代的竹山,风采依旧,人才辈出,处处显得与众不同,劳工大律师施洋、武昌首义元勋张振武、书画大师袁白涛、剪纸大师余曼白、作家江达、书法家黄家喜。这些竹山近代史上的杰出人物所创造的丰功伟绩被世人称道,对社会进步和时代发展所做的贡献让人肃然起敬,他们是整个十堰地区的骄傲,也让十堰人另眼相看。

上世纪末,一则“竹山发现桃花真源”的消息让人震惊。官渡古镇的武陵源因其地貌、生态、环境、民俗等因素与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极为吻合,经专家考证认定“此地即是陶渊明所描述的武陵源”。经媒体报道后,各地游客蜂拥而至,争睹桃花源真容。然而,全国各地争抢桃花源原型的地方仅达十几家之多,其中,尤以湖南省桃源县为甚。

其实,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只是封建社会文人、政客心中的理想社会,不过是老百姓生活温饱与精神舒展的状态,历史上多少所谓盛世明君和有作为的政治家都没有实现这样的理想目标。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并非高不可攀,也无怪乎各地争相自封“武陵真源”。在这场“口水战”中,聪明的竹山人根本没有时间去作无谓的争论,最后认定谁是谁非不重要,埋头苦干,竞相发展,实现地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让人民群众充分享受改革发展成果才是最重要的。

改革开放后,竹山经济高速发展,文化教育事业异军突起,一个竹山师范为郧阳培养了大批人才,二十多年过去,人们至今仍津津乐道。上世纪90年代,《人民日报》报道竹山麻家渡镇“十星级”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成功作法产生良好反响,竹山一度成为全国学习的榜样。近来来,竹山女娲文化风声水起,武陵峡+桃花源景区建设如火如荼,揭开了竹山依托山水资源,挖掘历史文化,发展堵河旅游,建设美丽乡村的新篇章。竹山的人、竹山的事,经全省知名传媒平台——竹山官方外宣网站《今日竹山》传播开来,吸引着更多的人们关注竹山,热爱竹山。

如今的竹山,依然十分耀眼。从十堰5县1市来分析,虽然南三县交通条件比北三县差,高速公路修通得晚,离十堰市区相对较远,骨干工业企业少,但竹山靠水吃水,梯级开发堵河,水电开发走在全市前列,相继建成松树岭、小漩、龙背湾和潘口四大水电站,全县水电总装机量达90万千瓦,年发电量达20亿千瓦时,提供税收1.5亿元,水电开发带动了县域经济发展,绿色税收逐渐成为县级财源的重要力量,竹山成为了一座名幅其实的水电城。

近年来,在“竹房经济带”建设中,竹山就像一根扁担,一头挑着房县,一头挑着竹溪,发挥着支点的作用。特别是十竹一级路的贯通、十巫高速的开工和规划中的郑渝高铁上马,将会大大改善竹山的交通条件,竹山人出行更方便了,竹山经济发展的障碍没有了,竹山与外界的联系会更频繁,竹山丰富的山水资源、人文景观会得到更好的开发和保护。

古人争夺上庸,是为开疆拓土,巩固边防,扩大统治范围。今日竹山,争夺的是发展速度,争议的是发展理念,争来争去,争出了一个科学发展之路,一个符合竹山自身规律的自强之路,争出一个崭新的竹山,一个充满活力的竹山。

可以想像,在不久的将来,竹山这座隐藏在十堰南部大山里的水电明珠、山水之城、书画之乡、文化之城将会焕发出怎样的青春?散发出怎样的魅力?让人心驰神往!让人顶礼膜拜!!让人惊叹不已!(十堰市国税局 侯小波)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