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地域文史

探秘团山观

编辑:王珊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01 11:24:41
来源:

《竹山县志》记载:“团山,城西一百里,上有团山观,与九里冈相对。”我从来没有想到,家乡的一座小山居然名载史册。7月21日清晨6点,我就和父亲一起赶到宝丰镇曹家湾村,并邀请了姑父作向导,向团山山顶进发。

团山地处曹家湾、黄栗、双丰、深沟数村交界处,东南麓是曹家湾村,传说曹家湾村人是魏武帝曹操后裔,曹家湾村人多姓曹,也有姓操的,不知是不是真与曹操有渊源。山顶处叫蔡家坡,蔡姓居多,据说2008年,蔡家坡和官渡镇蔡氏曾到团山观里考察蔡氏先祖坟墓,有一块石碑竟然有内外两层,内层碑文中记载,蔡氏祖籍为湖北安陆沔阳中沟岭、陈卢二庄,迁到此地后又有一支于1908年迁徙到官渡镇。

团山之顶曾建有团山观,不过,那时的住持不姓曹,不姓操,也不姓蔡,而是姓马,俗称“马和尚”。道观的住持为什么是和尚?不管它。姑父说,蔡家坡位于高山,远离水源,常年缺水,导致土地干旱,人们就挖井取水,引起了龙王的不满,于是龙王施法,断绝了地下水的供应,人们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团山观都快荒废了。有一天,马和尚来到蔡家坡,颂经讲法,动员蔡家坡人重修了团山观,并用石头雕刻龙头,供人朝拜。龙王途经此处,龙颜大悦,于是护佑蔡家坡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通往团山观的山路上,我们经过了一片茶园,又钻进一片树林。树林里荒草丛生,树木庞杂,不经意间,苍耳已爬满裤腿,我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前方的父亲,几度想要放弃前行,但看着父亲和姑父饶有兴致地谈天,又不忍心打扰,只好自顾自地迈开步子,跟着他们一路向前。时而走在山脊上,时而沿着山脊一侧的小路行走,约莫过了半小时,我们看到了一处石洞,正好我感到有些疲惫,请求休息片刻,姑父就坐在洞口一根枯枝上,给我们介绍这森林深处的奥秘:“现在我们的脚下,才是真正的团山观,这个石洞叫西门洞,顺着这洞旁堆砌完整的石头走一圈,会发现这是一个圆形的城墙,包围着寺庙,这洞口的上方还有两个‘观垭’,是原来土匪为了防御外敌修建的……”,带着满心的好奇,我又爬上了“观垭”所在地,这便是洞口制高点了。

站在洞口制高点,放眼望去,颇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气,远处若隐若现的房屋点缀着人间烟火特有的魅力,重山之间坐落着参差不齐的村庄,山下的村庄安然的守着一方,远处的市景静谧恬淡。休息片刻又继续赶路,凭着父亲模糊的记忆,经姑父指引,大概又过了半个钟头,到达了山脊右侧的一片荒草地,父亲拿出砍刀,一路左砍又砍,古道方才渐渐清晰出来。姑父说前方就是团山观的遗址啦,我朝姑父所指的方向望去,居然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电视信号塔傲立在那里,心里略略有些失望,不过,转而极目远眺,宝丰镇下辖的村庄尽收眼底,远近风光一览无余,姑父说,他十几岁来的时候,道观的屋顶砖瓦,梁木依稀可见,如今经过几十年的风雨飘摇、世事变迁,就只剩下这些了,之前观前挺立的大樟树也只剩下朽木枯干茕茕孑立。

破了,旧了,塌了,毁了……时光如流云,转瞬又是一个模样,团山观已荒芜在无边的草木之中,周边的石墙虽然还以守卫的姿态顽强地显示着自身的存在,我们看到的却是太平盛世之中的一道风景。但团山依然矗立,山腰上有数百亩茶叶基地,公路沿线有一幢幢小洋楼,显示着村民们的富足和安宁,而曹家湾村还建了福利院,数十名孤寡老人在这里安度晚年。

可以告别了,虽然找不到当年古刹的踪影,透过树林深处那片茂林修竹,依然能想象得出当年的盛景,依然能想象得到当时一方黎民朝拜香火的虔诚,依然能感觉远去的暮鼓晨钟犹在回响。人们总是在过去和未来之中徘徊,在后退与前进之间纠结,在失落与欣喜之余思索,不必惋惜,现在这样,挺好!就让团山观作为一个时代进步的参照吧,我们还将走进新的时代。

天边的红日冉冉升起,我们意犹未尽的按原路返回,对团山观漫山遍野的葱翠感到欣喜的同时,也对它的未来充满了希冀。(王 珊)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