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堵河文苑

张振武传奇连载之一:卖了家产要革命

编辑:贺荣靖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27 09:36:31


  □ 袁  斌 袁  帅


  首义元勋张振武是竹山人的骄傲。长篇纪实小说《张振武传奇》以武昌起义为主线,塑造了张振武及一批竹山人的群像,本版即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关注。

  张振武这次回到竹山城,是1911年盛夏的一天下午,日头正朝南门山斜去,城里仍然燥热,街上行人不多,街边背阴的地方却有不少人摇着蒲扇聊天儿。张振武昂首阔步,从大街走向西关街,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就连街边扎堆聊天的声音也顿时小了许多。张振武用余光就能看见那些惊奇的眼神,还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地小声议论,心里居然有些隐隐的得意,他要是猛然转身冲到那些人的面前,再扮上一个鬼脸,准能把他们吓得一轰而散。在他们的眼里,他就是个活鬼娃子!是啊,满街都是晃晃荡荡的大辫子,只有他的脑后空空如也——僻处秦巴大山里的竹山城,几时有过这样的怪物?就凭不留辫子,就是杀头的大罪,再加上西装革履的派头,可不就是个假洋鬼子吗?张振武促狭地想,要是老娘看见自己这副模样,说不定真会骂上一声:你个活鬼娃子!

  西关街两旁大多是铺面,也大多是张家的产业,刚巧不巧,张振武的母亲冯氏走到门口时,看见了“这个怪物”,愣了一下,很快就认出了儿子,满脸欢喜地拉着张振武的胳膊,又朝里屋喊叫:“大女子,纯锦回来了!”大女子姓韩,是张振武的原配夫人,恩师韩孝坤的大女儿,两家相隔不远,从小就以大女子称呼。冯氏一通喊叫,一家人都惊动了。韩氏一八九六年生人,比张振武大一岁,十八岁就嫁给了张振武,现在都三十五了,或许是分别太久,突然相见居然脸色泛红,赶上前来接过张振武手中的皮箱,然后又去了后院找孩子。张振武的父亲张儒镛倒显得十分平静,淡淡地问:“回来有事?”张振武说:“有事……”冯氏突然惊叫起来:“你个活鬼娃子!你咋不系辫子,你的假辫子呢?”从日本留学回国后,张振武再没留过辫子,迫不得已的时候就弄根假辫子拴在脑袋上,见老娘如此惊骇,张振武满不在乎地说:“系不系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到武汉去看看,没系辫子的人多了。”冯氏说:“武汉是武汉,人家是人家,莫当辫子是小事!要是有人害你,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张振武笑了:“妈,这是什么年代了,到处都在闹革命,皇帝只顾着自己的脑袋,还顾得了我们的辫子?”冯氏大惊失色,压低声音骂道:“你个不要命的东西,少说这些疯话!”

  张儒镛皱了皱眉:“你回家什么事?”张振武说:“要钱。”张儒镛说:“要多少?”张振武竖起一个巴掌说:“五千。”冯氏吃惊地问:“多少?五千块?”张儒镛也被吓住了:“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冯氏也追问“你又要钱做什么?”张振武不满地说:“妈,你先去关上大门。”冯氏一边去关门,一边嘟囔着:“要钱要钱,回来就是要钱!你去日本国读什么旱稻田大学……”张振武纠正说:“早,早稻田。”冯氏说:“哦对,早稻田大学,家里给了你三百大洋;你在武汉要办什么体育会,要办什么国民公学,我们把田沟里的地卖了一百四十亩,纯锦啊……”张振武又纠正说:“我现在改名儿叫振武了,振武。妈,你知道办学校要多少钱吗?那一百四十亩地算什么,要不是江西的朱锡麟赞助了一大笔钱,那学校还办不起来呢。”冯氏气恼地说:“一百四十亩地你不当一回事,那可是我们的祖产啊。纯锦,哦振武啊,你啥时候消停一些,在家里多陪陪我们,在武汉安心地办你的学校,搞什么革命!”张儒镛拦住冯氏:“你就别数萝卜籽了。振武啊,你想做什么,我们支持你,可你也知道,家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只有这百多间铺面了。”张振武说:“那就卖了这些铺面。”冯氏听得发愣:“卖铺面?你说什么?!”张儒镛对冯氏说:“你别插嘴,去招呼着做些饭。”又对张振武说:“振武,这世道我也明白一些,你说的革命我也知道一点,可铺面都卖了,我们一大家子人住哪儿?吃什么?”张振武讪讪地笑:“当然不是全卖了,你们留几间房子和铺面,够住够吃就行,其它的卖了。”张儒镛不满地说:“你们搞革命不是一个人吧?就要你一个人拿钱?”张振武说:“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拿钱,大家都在想办法,我总不能落到人家后边吧?”张儒镛还是摇头:“我晓得你是一个要强的人,但我们就这么一点产业了,我不管你革命不革命的,这房子不能卖,我得给我孙子留着。”张振武霍地站起来,脸垮得像竹山城的老城墙似的:“这些房子你能带到棺材里头去?还不是我和振亚的?我把它们卖了咋不行?还想留给你的孙子?你孙子不要你这些破房子,革命成功了,我把他们都带到武汉去,还呆在竹山城干什么?还有你们,都到武汉去!”冯氏又来堂屋了,气鼓鼓地骂:“苕高一个人,话都不会说,我们还没死呢,房子就是你的了?”张振武气恼地叫:“妈!”这时候,韩氏把几个孩子领了进来,儿子叫张幼武,六岁了,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才学着走路,张振武于是打开皮箱,拿出些糖果哄孩子,暂时中止了卖铺面的争论。

  张儒镛知道儿子的性格,儿子见过大世面,而且在武汉办学校,他是赞成的,因为那也是他张家的产业,至于儿子说的革命,他隐约知道是造反的事情,可他管不了,儿子要办的事情谁也拦不住,但这次他真不想卖铺面。他的祖上从罗田县迁到竹山来,几代人勤扒苦做,省吃俭用,才在竹山城有了这些产业,被儿子这么一卖,几代人的心血就付之东流了,不能卖!

  但张振武这次回来也是铁了心要拿钱走的。湖北共进会和文学社联合起来要搞革命,他已经被选为理财部的副部长,自己要是不拿钱出来,哪里有脸当这个副部长?吃过饭,张振武还想再跟父亲说铺面的事,张儒镛挂起免战牌:“你难得回来一趟,先去看你老丈人。卖铺面的事回来再说。”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