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堵河文苑

含笑雀鸟和我

编辑:贺荣靖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27 09:38:52
来源:

□ 欣鸿


  花园里有棵含笑,是我住进这个小区第二年栽的。刚栽的时候,才米把高、酒杯粗,看上去其貌不扬。没想到不出几年,就长成枝繁叶茂、浓荫如盖的大树了。
  忽有一日,我从窗口向那棵含笑眺望,只见满树绿色犹如一蓬莲叶,鲜嫩无比,煞是好看。树上正开着小花,白得晃眼,引来无数小蜜蜂忙着采蜜。恰在这时,一群麻雀飞过来,落在含笑树上,它们上蹿下跳,追逐嬉戏,把枝叶弄得沙沙作响,还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于是,这棵原本静默的树,因了这些活物,顿时灵动鲜活起来。
  好奇心驱使我走出房间,来到花园。可还没待我靠近含笑,麻雀便一只、一只、又一只地飞走了,箭一般地向东边蹿去,只留下默默的树,默默的花,还有默默的我。
  记得小时候在乡下老家,门前有片竹林,屋后有座大山。我和小伙伴们便经常去林子里掏鸟窝、捉知了。这里有各种各样的鸟儿,春天画眉、山雀,夏天黄莺、八哥,秋天喜鹊、斑鸠,冬天乌鸦、灰鹞。它们从早到晚,飞来飞去,叫个不停。而在这么多鸟雀中,当属八哥最可爱也最可恨,整天都“叽叽喳喳”地叫,并且胆子贼大,它们有时飞到牛背上,有时飞到人头上,弄不好还“噗”地给你撒泡屎,叫你半天都洗不净。因此我们就掏它的窝,如果掏到仔,就拿回去精心驯养,待它长大后,就能说“你好”、“晚安”、“恭喜发财”了。要是掏到蛋,就拿回去煨了吃。可是尽管如此,那鸟好像还是一只都没少。后来我才明白,那是因为林子大、树木多、环境好,这才成了鸟儿的王国,既然是王国,也就不在乎你几个小屁孩掏它几次窝。因为,掏掉的远远不及它繁殖的快。
  现如今,置身在钢筋水泥铸就的繁华城市里,除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四通八达的水泥大道外,便是拥挤不堪的人流和车流,儿时那种成群结队的麻雀总在房前屋后嬉戏,燕子总在梁上做窝,画眉、喜鹊总在枝头鸣叫的情景,再也听不见看不到了。没想到,现在有了含笑和鸟儿的陪伴,平添了生活情趣,让我兴奋了好几天。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便留意起这棵含笑来。不但麻雀每天如期而至,而且相思、白头翁、喜鹊等鸟儿也来光顾。一天到晚好不热闹。也不知咋的,我渐渐对这些鸟儿们产生了感情。到了冬天,还时不时在含笑树下撒些米粒或馍屑,供它们随意享用。
  久而久之,鸟儿们似乎看出了我对它们的友好,也就渐渐不怕人了。很多鸟还在含笑树上过夜,尤其是到了雨天,它们便借助枝叶的庇护,在那天然的雨伞下,追逐嬉戏,谈情说爱,就像人们在屋檐下躲雨时打情骂俏一样。
  鸟儿是人类的朋友,树是鸟儿的乐园,人则是鸟儿与树相依的纽带。三者和睦相处,那感觉真的很好。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县城在近几年的开发建设中,高度重视人与自然的融合,并且收到明显成效。很多小区里有花园,有水池,有草坪,路边有桂花、樱花、紫薇、梧桐、小叶樟等景观树,从春到夏,由秋到冬,绿树成荫,花香不断,不仅改善了市民的居住和生活条件,也为鸟儿们拓展了生存繁衍的空间,于是,鸟儿也就渐渐多了起来。那天早上我出去遛弯,来到堵河岸边,从二桥头那片树林里突然传来鸟鸣声,遂侧耳倾听,颇觉享受:这鸟儿的鸣叫,时而简单明快,时而婉转低回,时而浅吟低唱,时而引吭高歌;有时仿佛是在开一场讨论激烈的晨会,有时又好像是在举办一场美妙的音乐会,可谓百啭千声,丰富多变,大有小时候背诵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意境。
  我在回家路上边走边想,这些鸟们也许就把这片茂密的树林当成自己的家了,它们在里面歌唱,在里面休憩,在里面玩耍,在里面生儿育女,在里面无忧无虑地生活。你听,清脆的鸟鸣声自稠密的叶丛中传来,是多么的欢快、多么的生机盎然!
  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巢,自己的窝。待在自己温暖的家里,不就是这样:可时立时卧,可时静时动,可自言自语,可弹弹唱唱,可叽叽喳喳,可沉默不语,可恩恩爱爱,也可什么都不做,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静享这份宁静祥和、恬淡从容。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是多么希望这样的自然景观在这座城市里不断涌现啊,它能促使人与自然更加和睦相处,进而使我们这座城市更加美丽宜人!
(作者:今日竹山网友)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