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堵河文苑

米粥中的母爱

编辑:张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28 12:00:25
来源:

米粥中的母爱

徐 炜

我喜欢喝粥,喜欢那种米粒的润滑和粥的醇香。喜欢在平淡中体会粥的滋味。粥像极了中国的传统爱情,那浓稠和缠绵,都是寻常烟火慢慢熬出来的。

粥在我们秦巴山区也叫稀饭。记忆里,小时候我们家就经常熬粥,有白米粥、绿豆粥、玉米粥、红薯粥、南瓜粥等等。那时候我们家的家境并不宽裕,粮食少,只好多喝粥。喝粥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我母亲却熬得一手好粥,既香又甜,相得益彰,算是童年生活印象最深的印记了。

母亲常说,熬粥时对大米、红豆、绿豆、花生米等食材的选用、泡洗、熬制都有讲究的,须仔细检查,看是否有沙子,有霉变,检查完毕才将它们放到盆里浸泡。熬粥要掌握火候,先用大火,后改小火,并且时不时用锅铲翻动,免得把粥煮煳了。这熬粥的过程像极了人生,只有不急不躁,耐心细致,才能从容应对。粥熬好后起锅时,满屋子都是香甜的味道。

母亲最喜欢熬南瓜粥了。她把南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形状,加少许绿豆,熬成粥。食用这种南瓜粥,可以享受到南瓜的甜糯和米粒的清香,还充满着家庭的温暖与人世间的亲情。简简单单的一碗南瓜粥,搭配上几样家常小菜,就能抚慰我的胃,温暖我的心。

每当我身处异地,总是特别地想念母亲熬的米粥。喝粥不仅成为了我的一种生活习惯,还寄托了浓浓的思乡之情。还记得小时候,每当看到我掉在桌上的米粒,母亲就会用筷子夹起来,放到自己嘴里,又叮嘱我:“别再掉了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当年的我,并不懂得母亲这话的含义。时至今日,回想起来,我在生活上的节俭态度,是不是与母亲的谆谆教诲和她以身作则有关呢?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经历过艰苦生活的父辈们,对这句话有更深刻的体会。他们是在用自己的行为无声地影响着我们做儿女的不要轻易浪费粮食。

对于粥,我有着别样的感情。母亲煮的粥,陪我走过儿时、少年,让我一直健康快乐的成长。外出上学,无法吃到母亲熬的粥了。所幸在学校旁边一条偏辟小巷中有家粥店,不仅经济实惠,老板也亲切和蔼,让人宾至如归。他家的粥熬的也非常地道,品种繁多,鲜而味美,米汤爽而不濡,厚而不腻,不稀不稠正好。盛上一碗,待它慢慢冷却,我便开始一勺一勺地送入口中,配上老板自己腌制的萝卜丁,一碗粥没几下就吃完了。

今年腊八节,我在家中与亲人团聚。母亲又熬上了一锅腊八粥,文火在锅底轻轻跳动,米粥在锅里微微滚动,满屋弥漫着暖暖的香甜气息。在浓稠的粥里,混合着金黄的小米、白嫩的糯米、圆润的莲子、甜糯的红枣……其实,无人会在一顿粥食上显摆富贵,只是简简单单的想为亲人用心熬制一锅腊八粥而已,希望亲人在新的一年会平安顺遂,会诸事“粥”全。这锅腊八粥里饱含了家的温暖与母亲对儿女的爱意......

“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若作传奇,可名《吃粥记》矣。”这是《浮生六记》中芸娘在与沈复离别之前所说的话,芸娘的意思是当年她与沈复因为一碗粥而定情,而现在离别之时也是这一碗粥,若是作为故事记录下来,就称为《吃粥记》好了。诚然,粥就像我们日常的生活,它只有平淡无奇却又日日相伴的长情。米粥中的母爱,值得我们用一生去细细品尝。       (作者系今日竹山网友)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