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堵河文苑

【壮丽70年征文】我的婆婆是猛人

编辑:苗东升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12 17:58:09

王淑容

60岁的婆婆,如今身体依然硬朗。细细回想婆婆的点点滴滴,内心滋生敬重,也油生出如许感慨:我的婆婆是猛人。

1998 年,我和老公谈恋爱的时节,婆婆45岁。按竹山婚嫁风俗,我第一次到竹山,也算是到男方“看家”的。据老公讲,公公、婆婆的单位是原来县内计划经济时期有名国企——县食品公司,且都是企业中层管理干部,在1993年一夜间双双下岗没了工作。当时,婆婆仅仅拿到下岗职工每月300元的补助。

我看到的情况是, 公公一直患病,脾气貌似不太好。小姑子待嫁在即,老公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婆婆一月才300元的收入,而全家需要生活,她肩负的重担可想而知。 我记得,婆婆后来开了一家服装店,经常独自扛着行李到汉口来打货。那时竹山到武汉的交通并不方便,婆婆经常是头一天下午4点从竹山客运站坐双层大巴,路途颠簸15个小时,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到达武汉。由于人生地不熟,一个中年女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辗转,穿梭在汉正街错综复杂的巷子,一家一家门面去打探,看款式、比价钱,拿货打包,偶尔选一二件衣服送给我作为礼物。她为节省运费,总是自己扛着大包小包到车站。同样作为女人,个中艰辛可想而知。 

还记得,那是2003年夏天一日凌晨5点多,老公接到一个电话:一名自称武昌付家坡附近开店经营操江浙口音的女同志说,她捡到一个包,从通讯录翻到了老公的电话!老公和我商定后就去看包包是谁的。约早上七点左右,老公来电话说包包是婆婆的。我心里一惊,很可能是婆婆丢了打货的钱啊!并判定她己去汉正街了,于是和老公约定到汉正街去找。可是,那时婆婆还没有手机,汉正街人海茫茫,怎么找啊!上午九点左右,我和老公来到汉正街碰头,先到她有可能落脚的店铺询问,欣喜的是由于婆婆的特殊性(打货大多是男的),老板很肯定地告诉我说看到婆婆来汉正街了!我们一路找向童装市场,终于在人挤人的童装市场碰到婆婆了!询问之下才知道,婆婆在车上睡着了,钱包被小偷偷走,幸运的是,机智的婆婆略施小计,没有把钱放在钱包里! 听小姑子讲,有一次婆婆打的货放在发货行,竟然被别人掉包了,发回竹山的成了一堆棉絮。而生意上的艰辛,婆婆从来没有对我讲过,也从没有听她埋怨过生活的苦水。平常的我们,都是各自忙于工作,也没有去关心过她的生意和她的辛劳,她就这样在创业的征程上一路勇敢前行。 

2019春节,妹夫邀我一家到竹山过年。故地重游,婆婆当年开店的地方,己然改造成了步行街。两边的商铺栉比鳞次,采购的人流熙熙攘攘。徜徉街头,己近不惑之年的我,仿佛看到了婆婆从在岗到下岗,再不畏艰辛奋斗的足迹。 如今,看着婆婆依旧忙里忙外的身影,我不禁大声道:我的婆婆真猛人也!

(作者单位 武汉市航发集团机施公司)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