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堵河文苑

小小说:“没想到!”

编辑:苗东升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9-02 16:52:01

党世根

胡倔头赶集回来,太阳正当顶。他打开门,捧起桌子上大瓷杯里泡的菊花茶,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儿子儿媳在外打工,这可苦了胡倔头。他脱下汗湿的褂子,赤膊走进厨房,炸了一盘花生米,炒了刚买的猪肝,就着面条喝了半斤包谷烧,便躺在竹板椅上,不一会儿便鼾声如雷。

一觉醒来,满身大汗。他穿上褂子打开堂屋门,一股热浪袭来,白花花的太阳晃得他睁不开眼。“狗日的天气,又闷又热,把人蒸熟罗!”他恼怒地骂道,便扯开步子走过水田坝,来到自己的鱼塘边,顿时傻了眼:鱼塘里鱼儿浮起头,有的从水中跃起。哈了!鱼儿缺氧,如不及时加注新水,这500尾鱼儿就……。

胡倔头两腿发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双手抠着光脑壳,直急得两眼冒火星。他的耳边回荡着在村种养殖培训班上技术员讲的:“池塘养鱼要选水源好的地方,必备一个潜水泵,遇到夏季闷热天气,鱼儿缺氧,可抽河边的水入池,给鱼增氧。”当初要是按技术员说的买了潜水泵……想着想着,他想到了邻居水稻种植大户老田,只有他有这家伙什,别人还没得哩。

他站起身,正想着向老田借潜水泵时,忽然想起一件对不起老田的事:去年底,老田想扩建猪栏,用二分地换他屋山头的一块约一分的空隙地,胡倔头嘴里吸着烟就是不吭声。无奈,老田只好作罢。如今,自己遇到难事,咋向老田开口哟!他望着水塘里鱼儿浮着头求救的“啪啪”声,又朝鱼塘坎下的洞沟河瞄了一眼,心乱如麻。

就是凭这张老脸不要,也要向老田借潜水泵,救这一塘的鱼。胡倔头低着头走着想着,被田埂上的一堆杂草拦住了去路。他朝水田里定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老田和他的老伴在稻田里扯杂草。胡倔头喊道:“老田上来歇哈,抽支烟!”老田抱着杂草走向田埂,笑着说:“你来的正好,这杂草你抱去喂鱼。”胡老倔从衣蔸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老田,在田埂上聊起田里的水稻来。老田说道:“这水稻是从乡农技服务中心买的新品种,叫鄂中5号,产量高,味道好,你看这谷穗又长又饱满,应是个好年成哩。”

胡倔头叹了一口气说:“还是种庄稼稳当啊!” 老田接过话茬:“你是吃了麻花耍脆话,去年,你养鱼卖了几万块,不是比种稻麦强多了?” 胡倔头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唉!鱼塘里缺氧,又没得潜水泵抽水增氧,鱼儿都浮了头,今年怕是要赔本罗!”。“你咋不早说啊,鱼都快没了,还在这扯闲篇儿,我屋里就有现成的潜水泵啊!” 老田丢下烟蒂喊道:“老婆子,田里的杂草不扯了,我们赶紧回去,把潜水泵抬来,抽水给老倔头塘里的鱼儿增氧!”

田埂上,胡倔头和老田抬着潜水泵,老田和老伴扛着一卷水管,村里的电工顺着田埂铺设电缆线。当电源接通时,一股清水从水管里“哗”的一声注入鱼塘里。约半个小时,鱼儿得到充足的新水和氧气,又欢快的游来游去,向他们表示谢意。

胡倔头望着鱼儿在水塘里摇头摆尾,心里十分感慨:“老田能借给我潜水泵,还不要工钱,真没想到哇!”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