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动态

小小说:黑老憨

编辑:岳文静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9-06 16:01:15

党世根


  惊蛰的雷滚过之后,水晶沟一夜间陡涨,浑黄瀑流飞湍直下。黑老憨蹲在自家门坎前,悠闲地吸着烟,美滋滋地看着水晶沟上方那片绿油油的庄稼地,仿佛听到了麦苗拔节的声音。

  黑老憨今年六十七岁,古铜色的脸上像犁过的黄土地,纵横密布。他在水晶沟生活了一辈子,深爱着肥沃的黄土地和膘壮的两头牛。他不仅是种庄稼的“老把式”,还是远近闻名的“犁地匠”。他给人家犁地犁得细密不留埂,犁一天地只换两个人工。有人说:“你真是个老实砣子,眼下牛工可比人工值价呢。”他笑着说:“都是本乡本土的,何必把钱看得那么重?!”

  去年冬,他居住的水晶沟里来了一批修高速路的工人,他们头戴安全帽,扛着仪器在对面山上和后山上搞测量,还插满了五彩旗。一天,村主任和高速路建设指挥部来人跟他说,要从他的地边修一条上山的便道,需占用一分地。当时,黑老憨想修路架桥是好事呢,没提任何要求,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今年开春后,村主任又来了,告诉他要在水晶沟上架设一座高速路桥,需临时征用他那八亩地,用于堆放砂、水泥、钢筋和揽拌机,征用一年,一年后再把土地还给他。黑老憨一听,头“嗡”的一下大了,两眼铜铃般瞪着村主任,连连摆手:“这可不行,没得地种,没得庄稼收,叫我喝西北风啊!”

  村主任说,这次不是无偿征用你的土地,国家会按政策赔偿你一笔钱,希望他配合乡村干部支持国家公路建设,并让他跟儿子商量一下,过两天听他回话。一提起他的儿子,黑老憨气都不打一处来。他三十六岁上得了这个儿子,夫妇俩视为心肝宝贝,从小娇生惯养,技校毕业后就在外头浪荡,今年虚岁30了还没娶上媳妇。

  说来也巧,晚上黑老憨和老伴刚丢下碗筷,儿子便推门走进堂屋。当儿子听说要征用自家的土地时,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伯啊!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砸到我们头上呢。那块地能赔不少钱的,让他们征用吧。”说毕,他眼晴嘀溜溜转动了几圈,把嘴贴在黑老憨耳朵边嘀咕了一番。走路都怕树叶打破头的黑老憨听后疑惑地问:“这怕不行罗?”儿子说:“马无夜草不肥,国家的钱不赚白不赚!这件事有我弄,你就莫管了。”

  三天后,村主任和高速路建设指挥部负责人来到黑老憨家,双方谈妥征地的事后,就来到他的地块。丈量土地后接着清点地里的苗木。指挥部的人在清点时,发现有三亩多地的桃树苗是新栽的。可征地补偿规定里又没明确界定,尽管是刚刚栽上的苗木,也不跟他过份计较,也计算在内了,村主任看在眼里没吭声。在回村委的路上,村主任百思不得其解,黑老憨是个落打落实的人,咋会干这投机取巧的事?!

  没过几天,黑老憨与公路建设指挥部签了征地协议,补偿的四万五千块钱到手了。黑老憨回到家,把四万五千块钱递给老伴,老伴惊伢地说:“我的妈也,这么多呀!”黑老憨说:“钱你先锁在箱子里,对外人莫言传。”吃晚饭时,儿子问道:“伯,征地的款到手了?”黑老憨说:“今天给的。看来跟公家打交道就是利索呢。不过,一想到五亩新栽的桃树苗子,我心里就不踏实。“莫想多了,国家搞建设有的是钱!”儿子说。

  几天后的晌午后,黑老憨给人家犁地归来,把犁放在屋檐下,把牛赶进牛栏里。当他走进堂屋时,只见老伴坐在椅子上抹眼泪。“你是咋地啦?!”黑老憨问道。“刚才沟垴上的狗剩子说,他和儿子在陕西贩的木料,因人家没办砍伐证,车子过林业检查站时,连人带车给扣了。” 老伴哭诉着。黑老憨追问道:“他从哪弄得本钱?”“前天早上跟我要了征地的三万块钱,说这笔买卖能赚上一大笔钱……”黑老憨突感热血直冲脑门,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满仓快来呀,你老憨叔摔倒啦!” 黑老憨的老伴惊呼道。邻居满仓闻讯后,连忙将黑老憨抬上自己的四轮车上,火速送到县医院。经CT检查,黑老憨大脑只是轻微脑震荡,并无大碍。出院当晚,黑老憨躺在床上想着一辈子没干过对不起人的事,这回却钱迷心窍,在征用地里新栽桃树苗子。唉!都是狗日的败家子出的馊主意,真是报应啊!

  第二天一早,他问老伴要了一万块钱,说是到乡信用社存起来。走到乡养老院门外时,他停下了脚步,蹲在门坎边吸完一支烟,对直来到乡养老院办公室,把一万块钱递到院长手中,并再三叮嘱院长,捐钱的事千万莫张扬出去。

  走出乡养老院,黑老憨如释重负。他仰望着蓝天,心胸开阔起来。柔和的春风,拂得他神清气爽。他的耳边飘来一支欢快的歌儿:“明天,明天,我们的明天,比呀比蜜甜……”


云上竹山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