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那时,那年......


  笔者,34岁,一个土生土长的竹山柳林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说到柳林,当数美味的“柳林腊肉”。言归正传,这不,还有十来天就要到春节了,已到中年的我,也开始慢慢回忆小时候过年的场景,那时过年,似乎更有味道。

  打我记事起,春节一直在农村老家度过。春节前夕,父亲是家中最忙碌的那一个,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也颇有些墨水,街坊邻居都喜欢请他写春联,父亲总是来者不拒,乐呵呵地拿出《春联摘抄本》誊抄,有时灵感来了,他自己也会即兴泼墨,写上几幅。大红的纸,炭黑的字,父亲悬肘倾腰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过春节少不了春联,也少不了一顿热气腾腾又香喷喷的年夜饭。老家过年,家家户户要杀一头猪,杀了猪,再把左邻右舍邀请上,大家热热闹闹凑一桌,有说有笑吃顿年饭。除夕夜前,厨房里总忙碌着母亲的身影。切菜、炒菜、大锅炖菜,一个人忙的不亦乐乎。在她的巧手中,普普通通的饭菜,变得有滋有味,且用土灶烧柴,那味道比城里的小锅炖煮又好上一些。

  过年最开心的要属孩子。儿时的新年,小孩子要穿上新衣的。新衣服是母亲在集市买的布料,然后送到裁缝店制作。那时,平常日子里很少能穿到新衣服,所以,在新年前绝舍不得穿出去,就连试穿给小伙伴看时,也要站在床上,鞋子都不舍得沾地,就怕蹭上一点儿土,只有等到大年初一早上拜新年那一刻,我们才会穿着崭新的衣服“亮相”。

  穿上新衣服,吃过早饭,我们就到左邻右舍挨家挨户的拜年,拜年时会收到很多糖果、水果之类的小零食,回来后会和小伙伴们比一比谁的糖好吃,谁的小零食多,谁的糖纸漂亮,这些在那个时候都是我们炫耀的资本。

  不仅有新衣服穿,过年最让我们幸福的一刻就是拿到压岁钱。从大人们手中,恭恭敬敬地拿到压岁钱后会激动,会赶紧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找个地方把压岁钱藏起来,生怕压岁钱被妈妈给收回去。当春节联欢中播放完赵本山的节目,我便穿上厚厚地外套,准备出门。因为晚上回家前,早就跟小伙伴们约好了晚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准备在零点,燃放烟花。我们按捺着雀跃的心情,等到午夜十二点的到来,终于,那一刻来临了,我们兴奋地把已经准备就绪的烟花点燃,顿时“砰、砰、砰”的声音响彻云霄,红的、黄的、绿的、紫的、蓝的烟花,在夜空中接连不断的盛放……而我们的欢呼声也伴随烟花的响声,一直到夜空再度恢复安静。

  就这样,我们一天天长大,走出家乡,走出少年。儿时的新年,已经成为回忆,再不会重现,那种简单、纯粹、质朴的氛围,也已杳然无踪。如今年关将至,冷清了一年的农村热闹起来,大街上返乡的人群如潮涌动,摆摊的小贩也挤满了街道两旁,热闹似乎还是一样热闹,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呢?待我仔细询问内心,儿时的记忆又浮现了。(邱亮)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