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怀念母亲

  母亲走了,走的很安祥。走的时候,我们几个儿女和两个侄儿都守在床前,她像睡着了一样。

  像许多优秀的母亲一样,我的母亲一生都是正直、勤劳、善良、坚强而又智慧的。

  母亲生了六个孩子,其中一个8岁时因病夭折了,大哥49岁时因尿毒症早逝了。母亲为了养育我们几个儿女遭受了很多痛楚和苦难。

  母亲的正直和善良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小时候的记忆中,有乞丐上门讨饭,母亲总是想尽办法弄碗吃的给他。家里来客人了,明明家里没有一粒粮了,可还是噙着眼泪笑呵呵的留客人吃饭。然后就悄悄的让我们小孩子从后门出去借粮食。借一升苞谷,一碗面粉,一勺油,一勺盐,是经常的事。

  母亲在我们村是有名的“和事佬”。记忆中,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三天两头都有人吵架或者打架。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是充当“和事佬”的角色,摆事实,讲道理,苦口婆心,两头说两头按,最终使矛盾得以化解。有时候,我和弟弟起了争执,母亲就煮两个鸡蛋,让我吃一个,另一个故意让我给弟弟送去,这样兄弟俩又和好了。我们兄弟姊妹五个一大家子至今都非常团结和睦,大家庭的氛围非常温馨,很大一个因素是得益于母亲的教导与周全。

  作为儿子,我也算是比较孝顺的,但是有两件事让我觉得对不起母亲,至今想起都非常自责和遗憾。

  在我读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一次学杂费没交清,还差两角钱,而且全班就剩我一个没交清了。老师就在课上点了名,发了脾气,说明天不交清就别来了。这下丢人了,我的犟劲就来了,第二天我死活不上学,而且母亲走哪儿我跟哪儿,母亲去水井挑水我一直跟到水井边。母亲打好了水,我把母亲的腿抱住不放不让挑,母亲气极了,抬手打了我两巴掌,很轻,我知道母亲是吓我的,就是这样母亲第三次扬起的手还是没打下去,却把身子转过去了,我知道母亲流泪了,那是真的被两角钱难住了。至今想起,我那时怎么那么不懂事啊!

  还有一件事让我想起来就悔愧不已。2000年有段时间,母亲咳嗽很久,皮肤肿,胃胀。那时候乡下没有检查条件,就凭经验当成感冒治,一针接一针的葡萄糖打,越打病越很。我那时在丹江,工作实在太忙走不开,也不知道母亲病情的严重程度。后来发展到母亲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了,我才匆忙请假回家接母亲去丹江检查治疗,查出患有糖尿病,可是母亲的那只眼睛再也不能复明了,就这样母亲靠着只有微弱光亮的另一只眼睛度过了人生最后20年。

  母亲在世的时候,我每次回家都在母亲身边促膝长谈,人情世故,家长里短,道德公理,儿女子孙,都如数家珍,总有操不完的心,都想面面俱到一应周全才好。母亲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本来已经昏迷的她那天突然异常清醒,母亲知道她要走了,那天她说了很多话,我本来也有很多话要跟母亲说的,可不知为什么又说不出来,只是在床前一边默默地听着她说话,一边流泪。

  现在,母亲走了,我再也不能陪她聊天了。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作者:任初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