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听竹山】过年随笔

  小时候,一跨进腊月的门槛,我就天天盼望过年,似乎过年就是我们小孩子的节日,因为过年能实现我很多愿望---不用写作业、做家务,还有压岁钱,过年能穿新衣服、新鞋子、吃好的,能走亲戚、串门子、放鞭炮……这些简单而又实在的收获,会让我无比满足和快乐!

  现如今,却害怕过年。因为在过去一年里,自己难免又多出一些白发。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自己竟一天天老去。过年,就意味着又长了一岁,又衰老了一回。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毫不留情地在我的脸上刻满了纵横沟壑的皱纹。渐渐地,渐渐地,已没有勇气去直面镜子中的我,因为再光鲜的衣服也难以掩饰岁月摧残后的满脸沧桑。

  小时候,一个二踢腿,一张新年画,就能体会到浓浓的年味。赶年集,揭对子纸,排队请村里的文化人亲书对联。我最喜欢揭年画了,尤其喜欢揭那种像连环画式的年画,大人们把它往墙上一贴,自己再踮起脚一看,那个兴奋劲真是无以言表。我们兄弟姊妹的口袋里都装着几颗叫“长生果”的炒花生,不时地掏出来剥开一颗,塞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着,那个香脆真是回味无穷。大年初一,我们就跟着大人出去给村里的长辈们拜年,逢人便说“新年好”,还能挣到几毛或一块的压岁钱。人们在拜年声中,慢慢体味着邻里乡情的浓烈。

  现如今,鞭炮稀落,年味渐淡。久居城里的人们不再习惯赶年集,逢买必上超市。住着如同鸟笼的楼房,鞭炮亦无处燃放,顶多在单元门口和入户门上贴个“福”字了事,一幅挂历替代了年画。中央电视总台春晚的总导演换了一茬又一茬,灯光舞美也是日趋“高大上”,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对它却渐觉如同鸡肋般索然无味,大人孩子们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悄然变成“低头族”,都在默默地掐着手机,孩子玩着王者荣耀,大人看着搞怪视频,亲人之间少了些家长里短,少了些嘘寒问暖,多了些相互埋怨,多了些指责白眼。就连拜年也懒得亲自串门,一个电话、一个群发短信或微信,甚至一个表情就敷衍塞责地替代了热情的问候,昔日那隆重的仪式已经荡然无存。

  小时候过年,能吃上一块糖,就是满满的幸福,而如今纵有山珍海味,也是索然无味。小时候过年,得一张三好学生奖状,就能给父母带来莫大的欣慰和满满的希望,而如今过年,纵使给父母金钱万贯,也换不来父母的健康,也阻止不了父母渐渐衰老的脚步。小时候过年,孩子带给父母的是羽翼渐丰的喜悦,而如今过年,只剩下父母与子女之间无尽的相互牵挂……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其实,日子何尝不是这样一条河,看着河水流走,随手撕去日历,跟过去的自己道个别。我们每一个人,不但找不回失去的年华,连从前的“我”也都无影无踪了。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大门,哐当哐当地在你身后紧紧关闭,任你哀求、嘶叫、拍打,岁月之门过去了就不会再开启。

  看着新的装扮、新的衣服、新的气象。一边从从容容“临渊羡鱼”,一边又想着如何“退而结网”。才知道我们失去的太多、太多……我们失去了童年,才知道长大;我们失去了岁月,才知道自己是活着;因为我们变老,才知道不能挽留时间。面对这个春节,我们不妨让灵魂、让思维在这里驻足一会,对生命来番清点。面对那些还没有拉开序幕的崭新未来,多些设计、多些幻想,让希望更实在些,让梦想向现实靠拢。给父母多些孝心、多些体贴,让他们安享晚年;给妻子或丈夫多些温柔、多些理解,直到地老天荒;给孩子多些鼓励、多些自由,别只盼成龙成凤,但求做个好人;给朋友多些祝愿、多些交流,大家和和美美过好每一天……

  人生不能假设,也无法重来。也许,也许这样的安排,在你我的生命中都是等待……

  一年之季在于春,春季是四季之首,在新的时间里我们将踩出一行新的足迹,生命的里程又开始了一次始发,就像时针转过一圈,未来也将成为历史。所以,多一点期望,就多一份珍惜;多一点幻想,就多一份激情。

  掬起一盈清水,从时间的沉淀中坠落下来,碎裂失散四溅。碎裂的是我的梦想,四溅的是我的怀念。

  过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谢心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