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插 秧 趣 事

贤娴

儿时虽在乡下长大,却不谙农时,唯一参与的农活只有插秧。

每年端午前后,就到了插秧的时节。插秧是个集体劳动,一般都是要好的几家人一起,相互约好今天是你家,明天是我家,后天是他家,称之为“换工”。这个季节通常是最忙的时候,大人根本顾不上孩子,而且家家都在抢时间,田多的一天根本插不完,半大的孩子也会当劳力用,多一个人是一个人。小孩子不能下田,也有用处,帮着在田埂上拉绳子,既避免了孩子到处乱跑,又能节省出两个劳力下田。自几岁起,我和弟弟就开始担任“绳童”,按照大人的要求,在田埂两边拉起一根长长的绳子,要拉的笔直,田里的人们就顺着这根绳子把秧苗插下去。如果绳子没有扯紧,松掉了,大人的秧苗就会插不直。小小的我总是将拉绳子当做一项神圣工作,认为自己也是在参加插秧,能够为家里分忧,给父母帮忙,从来不会像别的小孩一样,拉一会儿就跑了。

等到八九岁,觉得自己是个小大人了,就不再满足于拉绳子,而是主动向大人提出,一起下田插秧。爷爷奶奶初时不同意,担心我人小手没有劲,爸妈却觉得,孩子主动要帮忙是件好事。于是,妈妈一边忙着自己干活,一边指导我,从大株秧苗上分出一小株,用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捏紧秧苗,直直往泥水里插下去。初时我总是干不好,不是分株时扯断了根,就是插得不够深被泥水一冲就东倒西歪,还需要妈妈过来帮我返工。我感到很沮丧,觉得自己笨手笨脚,什么都做不好。妈妈鼓励我说,这已经很好了,姿势很对,就是力道上还没有掌握,比自己刚学的时候要好多了。在妈妈的鼓励下,我越干越好,等到十来岁的时候,已经是个小劳力,也能去给别人家换工了。

印象中最后一次帮家里插秧,是我初三那一年,彼时我在学校里一个月才能放一天半的假,中考前最后一次放月假回家,恰好赶上家里正在插秧。虽然妈妈心疼我学习辛苦,不让我帮忙,但我还是本着干点体力活歇歇脑子的心态下了田。和邻居的叔叔婶婶们说说笑笑间,一块水田很快插满了细嫩的秧苗,随着微风轻拂,让我饱经中考压力沉重的心渐渐舒缓。等到妈妈终于喊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肚子已是饿的“咕咕”叫,站起身时险些头晕摔倒,一看时间原来已经是快下午三点了。美美的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又和众人一起转战另一块水田,直到天幕擦黑,才堪堪插完所有水田。半天时间,我完全忘记了不到一个月就要开始的中考,全身心投入到劳动中,在和乡亲们的说笑声中感受到了劳动的快乐,吃完晚饭洗了澡,我睡了进入初三以来最香的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重新回到学校,我又精神抖擞的投入到紧张的中考备战之中,并顺利考到了县一中,从此离开家乡。

我到县城上高中后,爸爸和姑姑也因工作缘故调动到了县城,爷爷奶奶也跟随一同进了城,从此我们一家彻底远离了偏远的故乡。十多年过去了,听说家乡已发生了巨变,由于集镇扩张,原来环绕我家的水田都已经成为了集镇功能区,当年一起插秧的叔叔婶婶们成了街上人,年纪小一点的弟弟妹妹们再也没有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帮忙干农活。

如今,回到乡镇工作的我再一次看到了乡亲们插秧的景象,不由勾起我儿时的记忆。可现在的插秧已不是我儿时的场景,在田里插秧的基本都是岁数大一些的老人,青壮年极少见,更不用说是小孩子,很多地方还用上了插秧机,插秧的乐趣已经被淡忘。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