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堵河文苑

自行车轮上的时代变迁

侯金玉

周末,天气晴朗,和妻子去上庸圣水湖晒太阳。在游步道遇一朋友骑车游玩。见他满头大汗,妻子问,“咋骑车啊?走走多好。”“我每天骑车出来,一看风景二锻炼,一举两得。”“哦,骑车真好。来,你休息一下,我来骑骑。”妻子来了兴致,跃跃欲试。“我骑累了,正好休息休息。”朋友把车递过来。妻子接过车把,试了几次才骑上去。许是怕我们笑,连忙解嘲,“好久不骑,生疏了。”功夫还在,一溜烟跑了。十几分钟,妻子骑回来了,有些气喘。“骑不动了吧,哈哈!”知道她骑了个来回,我们明知故问。“已经骑到游步道尽头了,我骑得快啊。”妻子连忙说。“往那边骑,远些,你要不要试试?”朋友问我。“我就不骑了,骑慢了不过瘾,骑快了怕出汗着凉,还是走走舒服。”我说。“那你们慢慢玩啊,我得回去洗洗了。”说罢,朋友骑车走了。

我和妻子走一走,看一看,自热而然谈起自行车。自行车,见证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出行方式的变化,承载着数不清的故事和道不尽的回忆。

我在山里长大,上小学时,公社才通了公路,不久就出现了自行车。初次见到自行车时,骑车人潇洒的样子,车子叮铃铃、叮铃铃的铃声,把我们的魂儿都勾了去。那时,自行车可以说是奢侈品,老师都很少买得起,学生想都不敢想。每每见到骑车的,目光总被他拉得很远很远。

上初中时,我们学校两个星期放一次假,老师们休息,学生回家拿菜拿粮。背着粮食走路,实在辛苦。几个离学校远的同学骑着自行车,虽然看上去有些破旧,还是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有车一族也乐意帮同学捎带粮食,减轻了不少人的负担。

老师们自然希望骑车。没有车,先学会。他们在操场上学骑自行车的场面,吸引了不少人。你累了我来,人歇车不歇,争先恐后学习。不久,老师们大都学会了。放学后,一个老师带一个人,不少学生也乘上了便车。泥土公路颠簸,屁股常常颠疼,可总比走路快。

我也是上初中时学会骑车的。我学骑车费了些周折。虽然父亲拿工资,但家里人多,比较困难,买不起自行车。有一次放假,一个老师没有回家,我也没有回去。看我对骑车很羡慕,老师就教我学。先是把车架起来,学蹬车。我有些笨,学了好一会儿才蹬得流畅。然后老师扶着车尾,教我骑行。一开始,车子不听使唤,顾了车把顾不了踏板,歪歪扭扭骑不了几步就倒了。不一会儿,把老师累得气喘吁吁。老师一直鼓励我,我也非常努力,一上午我学了个大概。下午老师骑车出去有事,我学车行动也搁浅了。后来忙于学习,一直没有机会再学。大舅家买有自行车,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在表姐、表弟的帮助下学会了骑车。

读师范时,班上同学基本都会骑车。有个同学周末骑车出去玩,把手摔骨折了,同寝室的同学照顾了他个把月。有个同学家住霍河电站,毕业前夕,我们骑车去他家玩。早上去的时候,天气很好,我们一路骑车,一路玩,开心得很。同学家很热情,做了许多好吃的,我们几个也不知道客气,饱餐了一顿。吃饭时,天气突变,下起了雨。雨一停,我们急忙返校,因为学校管理特严,是不敢迟到早退的。砂石路面,大雨初歇,骑自行车可麻烦,泥巴粘车轮,骑不了多远,就得停下来把泥巴戳掉。就这样,走一段,清理一下自行车,回来比去的时候多花了一个多小时,好在没有迟到。虽然狼狈,但都很开心。同学友谊,真好。

我参加工作时,家里已经买了自行车了,久久牌的,和“永久”只差一个字,质量不错,用的时候很过细,平时也擦得干干净净。有一次,一个老师娶儿媳妇,恰好放星期,老师们一起去喝喜酒。我们十几人,骑着车,边走边玩,有说有唱,好不热闹。晚餐时,新郎新娘和家人都到我们这桌敬酒,一顿饭吃了几个小时,老师们都喝得微醉。因为顾及斯文,我们没有参与闹房,主人安排我们到邻居家歇息。我们玩牌的玩牌,打麻将的打麻将,很晚才休息。晚上,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吃过早饭,骑车回学校。骑一段,推一段,一边走一边玩雪,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走了三个多小时,回到学校已是下午。

进修毕业后,我回到竹山师范工作。学校每年都组织元旦游艺晚会,每个班负责组织三四个游戏。自行车游戏考验参赛人员平衡能力和对自行车的把控能力,是每年的固定节目。我们组织过四种自行车游戏。一是慢骑比赛。选择平整的场地,距离三十米。比赛时,参赛者两脚不能离踏板,从前轮进线开始计时,到前轮压线为止,在比赛中有一脚落地即淘汰出局。比赛输赢以用时长短定出,谁比赛用时最长谁就是第一名。二是绕8字比赛。在平整的场地上用粉笔画若干个8字型图案,发令后,参赛者骑车从入口处进入,作8字绕行,车轮压线或出道为失误,罚下场。在规定时间内,绕8字次数多者为胜。三是绕桩比赛。每条赛道长五十米,宽二米,每隔三米设一根桩。发令后,参赛者骑车从起点出发,依次S型绕过每根桩,先到达终点者获胜。四是过独木桥比赛。在长度十五六米的跑道上,设置宽度为二十厘米的独木桥(用一厘米多厚的木板)。在距独木桥一端十米处,设一条起骑线,为选手上车骑行出发点;在距独木桥末端五米处,设一条终点线,为计时终止线。发令后,选手在起骑线上车骑行,调整状态,过桥。只要有一个轮子下了木板或脚着地,则淘汰出局。记录从发令至终点线的时间,过桥者以时间长短排列名次,短者为先。我多次负责自行车趣味游戏,每次参加自行车游戏的同学都特别多,男同学占大半,有的为展示车技,有的纯粹是想借机过把瘾。

后来几次变动工作单位,离家都较近,没有考虑过买自行车。到了新世纪,摩托车、电瓶车渐渐多了起来。紧接着,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自行车悄悄淡出。近些年,路上的自行车又多了起来。骑行者成了城市乡间的一道风景。有人骑着自行车周边游,有人骑车锻炼。有一个车队经常骑自行车沿十竹路(十堰至竹山)游玩。稍大一点的城市,共享单车已经成为生活必备。

时光荏苒,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长距离骑自行车了。想起来,那情结难以释怀。

“我们回去也买一辆自行车,周末骑车出来玩,比坐在汽车上看风景好多了。”妻子说。

骑车游玩,锻炼身体,细看风景。我喜欢那种边走边玩的时光。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