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地域文史

张振武留学日本的考述

张振武是辛亥元勋,功在千秋,但由于英年被害,史料极其匮乏,虽经刘荣盛等同志进行抢救性发掘和研究,还是有不少谜团未能完全解开。比如张振武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情况,何年留学、留学几年、期间有哪些大事,本文试图厘清审定。

一、张振武入校时间

张之洞担任湖广总督期间,大力鼓动中国学子到日本留学,他在《劝学篇》中说:“至游学之国,西洋不如东洋,一、路近省费,可多遣;一、去华近,易考察;一、东文近于中文,易通晓;一、西学甚繁,凡西学不切要者东人已删节而酌改之,中、东情势风俗相近,易仿行,事半功倍,无过于此。”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全国最多,各州府县均有学子赴日留学,僻处鄂西北的竹山县,留日学生共有三人。

2002年《竹山县志》在“大事记”中记载:“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张振武为竹山县第一个留学日本的学生。”2014年版《竹山县志》又记载:“1904年(光绪三十年)张振武为竹山县第一个留学日本的学生。”虽然两种说法不一,但“1904年留日”渐成主流,被很多有关张振武的文章采用。

不过,即使张振武真的于1904年留学日本,也不太可能是第一个留学日本的竹山人。1904年2月,两湖文高等学堂(1906年改为两湖总师范学堂)学生、竹山廪生郭肇明官费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师范科速成班,时年33岁,第二年即回到两湖文高等学堂任教习(注:即教师),1905年2月8日,湖北官书处印刷了郭肇明、陈邦镇等五名湖北师范生编译的《教育的心理学》,此书由湖北学务处发行,被称为“第一部汉文写的西洋心理学”。

另一名竹山人吴复性赴日留学的时间比郭肇明略早。据柳云龙主编的《清末各省自官费留日学生姓名表》,吴复性于光绪二十九年十一月(公历1904年元月前后)留学日本。吴复性时年30岁,入东京工手学校(1887年设立,日本工学院前身)采冶科,学制5年。

张振武比以上二位都晚。

1882年,日本东京西北的一片稻田中建起了两层楼,挂出了东京专门学校的牌子,设政治经济、法律、理学及英语四科。1896年3月,清政府驻日公使裕庚选定胡宗瀛、朱忠光、戢翼翚等13人先后在嘉纳学校、东京专门学校求学,这也是中国第一批留日学生。湖北省房县人戢翼翚后来被清光绪皇帝赐予政治经济科“进士出身”,分配到外交部任主事(当时相当于科员)。

1901年,东京专门学校升格为私立大学,并有了一个充满田园风光的名字——早稻田大学。1905年9月11日,早稻田大学成立清国留学生部,录取中国留学生762名,学制为“预科一年、本科两年、研究科一年”,1907年中止预科、师范科招生,改设三年制普通科。

张振武1905年自费到早稻田大学求学。据张瑞《清末湖北留日学生与地方文教事业》附录的《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名录》,张振武时年28岁,籍贯罗田,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政治法律科。

张振武把籍贯填写为祖籍所在地罗田县,或许与他曾到罗田县求学有关,但这改变不了他是彻头彻尾的竹山人的事实,他在竹山县出生,在竹山县长大,当然是竹山人。

从这三名竹山人赴日留学时间上说,吴复性早于郭肇明,郭肇明早于张振武。

二、张振武留日时间

《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名录》中只注明张振武留学年份,没有注明学习情况和毕业时间,因此张振武何时从早稻田大学离开仍然不能确定。

刘荣盛著《首义元勋张振武》在“东渡求学,参加革命”一节中说:“同盟会成立以后,清政府马上要求日本政府对中国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施加压力。1905年11月,日本文省部(注:应为文部省)应清朝政府的请求,颁布了《取缔清韩留日学生规则》,激起了中国留日学生的强烈反对,他们掀起了反对《取缔规则》的斗争,纷纷罢课,离校回国。张振武也愤然回国。”

日本文部省颁布《关于准许清国学生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后被误译为《清国留日学生取缔规则》《取缔中国留日学生之规则》《取缔中国留学生所入学校及寄宿舍之规则》《取缔清韩留日学生规则》等),遭到中国留学生强烈抵制。12月4日,宏文书院、经纬学堂、成城学校、东斌学堂等学校开始集体罢课,后演变成17所学校8000余名中国留学生参加的大规模罢课风潮。不少留日学生宣誓画押,决心退学回国,秋瑾在浙江同乡会上抽出短刀,掷案示众,并指名若干意见不同者,当场宣告“死刑”。一些留学生组织敢死队,声言“如不回国,众必杀之”,当时,自愿、盲从或被胁迫回国的留学生累计2000余人。张振武当时是否回国,暂无考证。不过,从他与刘彦的关系来看,还是可以有所推断的。

民史氏所著《张振武革命战史》中说:“孙文倡同盟会于日本,君由湖南刘彦介绍入联络部,担任湖北方面组织机关,与总理刘揆一,协力进行。”

1912年“蒯楚生”编《新民书社》之《张振武》第一章《张振武之历史》中说:“……与湖南刘君彦友善。时孙中山先生在日本组织同盟会,君由刘君介绍入会,乃担任组织鄂省机关。”

两文都指出张振武由刘彦介绍到同盟会。那么,刘彦何许人也,张振武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刘彦,湖南醴陵人,肆业于湖北文普通学堂。一种说法是,刘彦1907年公费留学早稻田大学。而据《清末各省自官费留日学生姓名表》,刘彦1905年10月到达日本东京,在早稻田大学预科毕业后,1908年12月自费入学,在专门政治科学习二年,又在研究科学习一年,1911年7月毕业。这两种说法一时难以考证,但刘彦与张振武成为早稻田的校友(是否同班同学待考)是确定无疑的,由此可推断张振武加入同盟会的时间。

中国同盟会1905年8月在日本成立,刘彦在去日本留学之前不可能介绍张振武入会,他只有到日本加入同盟会之后才有可能介绍张振武入会,也就是说,只能在1905年10月以后,而且是在刘揆一代行总理职务之后。

刘揆一是湖南衡山人,与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章士钊等在长沙共同发起组织华兴会,1907年1月在东京加入同盟会。1907年3月,孙中山被日本政府勒令出境,黄兴当年夏天也到越南,与孙中山共谋在南方起义。刘揆一先是代理东京本部执行部庶务干事,后又代行总理职务。张振武若是在同盟会联络部协助刘揆一的工作,必然是在1907年3月之后,1907年7月因徐锡麟起义而被追捕之前。由此推断,张振武1907年7月之前仍在日本东京,也极有可能仍在早稻田大学读书。

据当时的《亚细亚日报》1912年8月15日报道,14日晚上,张振武特约同盟会会员孙毓筠、宋教仁、张继、刘揆一、李肇甫、刘彦、田桐,与共和党党员十余人会饮于德昌饭店,借以联络感情。这篇报道也算是张振武在同盟会联络部工作的佐证,因为宴请的同盟会员都是留日学生,大都在同盟会东京总部工作过,可谓张振武的“前同事”。

综上所述,张振武1905年留学早稻田大学后,不太可能因“取缔规则”事件而停学回国,有可能辍学回国后再去复读,还有可能当时没有回国。在没有其它考证的情况下,根据张振武在联络部工作的情况可以认定,张振武1907年7月前仍然在早稻田大学。

三、张振武回国时间

张振武回国与徐锡麟安庆起义密切相关。

浙江绍兴人徐锡麟何时与张振武相识不得而知。1905年冬,徐锡麟等人前往日本学习陆军,由于清廷驻日公使的阻挠而不能入学,徐锡麟在日本游历期间,结交了许多留日学生,直到1906年才回国。1907年,徐锡麟与“鉴湖女侠”秋瑾等组织光复军,拟于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时起义。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军起义,失败被捕,次日慷慨就义。7月15日,秋瑾就义。

“蒯楚生”编《张振武》第一章《张振武之历史》中说:“丁未,徐锡麟举义于安徽,君阴为之助,几遭缧泄,因走长崎。”张振武暗中为徐锡麟提供了什么帮助,以至于被清政府追捕,现在不得而知,但他当时在日本东京,还是在中国的武昌,可以分析一番。

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一般情况下要表述国别。张振武在东京,才会“因走长崎”;如果在武昌,会表达为“因走东洋”“因走东瀛”“因走倭国”“因走日本”之类。

《张振武革命战史》认为张振武在国内,就改变了“因走长崎”的表述:“岁丁未,徐君锡麟举义于安庆,君阴为之助。事败,几罹缧泄。时满清官吏捕拿党人日益亟。君复走日本。继又往返沪汉,鼓吹革命。未几,捕纲稍驰,君再入鄂为教员。”《首义元勋张振武》也认为张振武当时已担任武昌西路小学堂堂长。

根据张振武1907年在同盟会联络部工作的情况,当时张振武仍在日本留学才对。反过来想,如果张振武当时在武昌当教师,且不说容不容易逃脱清朝政府的追捕,难道张振武在被追捕的情况下出国转了一圈,回来后还能到原单位上班吗?

四、结论

张振武1905年东渡日本留学早稻田大学,1907年春经刘彦介绍,参与同盟会东京总部联络部工作,1997年7月因徐锡麟起义失败被追捕(驻日公使不是吃素的,当然,日本方面也不会太认真,否则张振武也不会那么容易脱逃)。张振武从东京逃往长崎,再经长崎回国,1907年秋在武昌西路小学堂任老师。

附带说明,也许就因为张振武逃离日本,所以未能取得早稻田大学的毕业证,《清末各省自官费留日学生姓名表》里数万名留学生里,查不到张振武的名字。当时很多留日学生因为各种原因或者放弃学业,或者没拿到毕业证,这很正常。再说了,从学习日语开始,到拿到毕业证书,刘彦用了6个年头,张振武只呆了这几年,还真拿不到毕业证呢。(袁斌)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