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地域文史

历尽风霜仍向阳

历尽风霜仍向阳


作者:袁建军


袁白涛,原名知泂、福华,别名袁瑞,1900年出生于竹山县得胜铺一个富裕的书香之家,从小聪颖好学,刚直豪爽,受到良好的教育,经史、诗文、书画皆学有所获。父辈希望他能承继祖业,光耀门庭。然而,随着年龄和学识的增长,他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步入青年,再也不顾家庭阻拦,毅然抛家弃业,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著名国画家袁白涛。


1924年,袁白涛考入湖北省立农业高级中学。当时武汉是大革命的中心,读书期间,经常参加一些外围革命活动,思想渐趋成熟。1926年11月,由喻梦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工人运动。1926年底至1927年夏,担任武昌第三工人学校主任兼第一纱厂工会秘书,夏秋间调任武汉造币厂工会秘书,主要任务是在林育南(时任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湖北省总工会宣教部主任)、梅中林(总工会负责人)等人领导下负责训教工人、组织巡逻护厂、请愿罢工、宣传革命思想。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武汉革命斗争被迫转入地下,革命形势更加严峻复杂。1927年9月,组织上派袁白涛进入武昌中山大学学习,任山后党支部书记;1928年2月,任武昌县委组织科长,4月武昌县委被特务破坏,袁与党组织失掉联系,被迫逃亡湖南岳阳、湖北均县、老河口等地避险;1929年任国民革命军冯玉祥部24师3团2营书记官,年底任陕鄂边防军第一纵队参谋处长、少将副司令。但袁身在曹营心在汉,始终惦记武汉革命斗争,于1930年夏回到武昌,加入革命互济会,党组织派韩凤兰(原施季高爱人)与之接上关系,9月任武汉市委交通科长,负责地下组织联络和情报传递。1930年底,妻子侯秋影(亦为早期党员)因叛徒告密被捕,袁向组织报告后,为安全起见,命令他紧急撤往上海。


在湖北图书馆查阅袁白涛历史资料。


1931年,袁白涛任上海互济总会组织部秘书兼干事,秋季调任沪东区互济会主任。“九·一八”事变后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兼任“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理事,与秘书长黄洛峰(解放后任文化部党组成员、部长助理、出版局局长)等一起发动群众声援东北抗日斗争。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他积极组织发动工人和民众支援十九路军奋勇抗击日寇,坚守上海。8月,他以互济会指挥的身份组织民众游行示威,反对国民政府与日军签订《淞沪停战协定》,欢送东北义勇军北上抗日,不幸在上海北站海宁路被捕入狱。虽在狱中受尽折磨,但袁白涛始终团结狱友与当局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直到1935年12月获释,此后他改名白涛。在苏杭等地短暂停留后,他于1936年夏回到武昌,经介绍恢复党籍,以武昌航政局书记身份作掩护,继续地下革命斗争。


1936年底,袁白涛奉中共武汉办事处主任董必武之令,到郑州十三军游击司令部任中校秘书,参加抗日斗争。1937年2月任洛阳抗敌后援会话剧团团长,与桂涛声(著名抗日歌曲《歌八百壮士》、《在太行山上》作者)等随抗战部队到太行山一带宣传发动民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

第二次国共合作初期,洛阳成为抗日前沿,第一战区司令部、河南省政府各机关、军统、中统组织、八路军洛阳办事处、中共河南省委机关都设在这里。由于国共合作昙花一现,党组织活动被迫转入地下。袁受河南省委书记兼八路军办事处主任刘子久委派到河南伊川等地从事地下统战工作。1938年4月,任伊川县委统战部长,以伊川县府建设科科长的公开身份从事地下工作;8月身份暴露后被迫离职。

1938年9月,袁白涛到太行山河北民军第一游击支队任秘书长,与张之朴(河南省委军委书记、河南抗日义勇军司令员,1945年英勇就义)领导的抗日义勇军一起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9年夏,袁白涛与张之朴等同志在洛阳南关贴廓巷八路军驻洛办事处旁开设益友商行作掩护,以画家和经理身份活动于国民党军政要员和社会名流之间。其间,配合八路军办事处筹集转运物资,营救掩护过往八路军干部和抗日进步人士,组织进步青年到延安和抗日前线参加革命。11月,又兼任河南省卫生处秘书,策应配合洛阳私立行都国医院院长张少云等进步人士秘密救治八路军伤员。

1941年1月,益友商行突遭国民党特务包围搜捕,在外办事的袁白涛逃过一劫,在组织和朋友的帮助下只身连夜逃往西安。


在西安画界邵梦龙、赵振川、陈玄等名人采访袁白涛历史资料后合影。


袁白涛逃到西安后,寄住在朋友家,想方设法与组织取得联系,但未果。4月的一天,他在街上遇到原来在上海互济会时的一位姓沈的同事,不料此人已叛变,并向伪省党部告了密。袁白涛很快被抓捕,关押于伪省党部调统室。特务严刑拷打,他拒不承认是共产党。眼见硬的不行,特务又采用叛徒诱降、封官许愿等办法威逼利诱,袁白涛仍毫不心动。经过5个月的审讯,袁白涛始终坚贞不屈,特务们又找不到其他证据,加之景梅九(辛亥革命元老、著名书法家)、田亚民(民盟爱国人士、美术社经理)等西安民主人士多方营救,终被保释出狱。由于特务长期严密监视,几经努力仍无法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他只得在西安以卖画教书谋生。

新中国成立后,袁白涛历任西北文联美术工作委员会委员、西安市文联常委兼副秘书长、西安市美协主任、西安清理反革命案件委员会常委、保卫和平大会委员等职。袁白涛一直坚持国画研究创作,与齐白石、叶浅予、李可染、吴作人等著名画家交往甚密,同赵望云、张寒杉、石鲁、李梓盛、康师尧、何海霞、方济众等画家致力于西北书画事业繁荣发展,个人创作花鸟画数百幅,多次举办画展。《石榴小鸡》等多幅作品公开出版发行,绘画艺术达到顶峰,成为著名花鸟画家、长安画派创始人之一,作品流传到朝鲜和东南亚等地。


在河南洛阳档案馆查阅袁白涛历史资料。


1965年,袁白涛从新疆伊犁回到阔别40多年的故乡。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屡遭打击,先是被两次抄家,所带回的书画诗稿全被抄走,损失殆尽。后又被强迫劳动改造,并经常遭到游乡批斗,伤病越来越重。这些他都泰然处之,他最愤怒的是有人批斗他是“大叛徒”,每次,他都不顾一切奋力争辩:“我绝不是叛徒!”劳动之余、批斗归来,他忍着病痛,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作画写诗、读书看报。逢年过节或群众搬家、结婚,请他写喜对、春联、画年画、花灯的人纷至沓来,他总是热情接待,即使累得腰酸背痛,也要让群众满意而归。

1975年5月16日,袁白涛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1979年陕西省委组织部专门下发通知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竹山县文化局举办庆祝建国30周年书画展览,展出他的画作近30幅;1981年又编辑出版了《袁白涛诗稿》以示纪念,这些对他无疑是最好的告慰。


2021年5月21日至6月3日,我参加了竹山县政协组织的袁白涛历史资料搜集考察活动,先后赴北京、上海、武汉、西安、洛阳等袁白涛革命和工作过的地方,到档案馆、史志办、党史办、图书馆等单位查阅了其革命和工作时期相关历史资料,拜访见证人、知情人和研究者,获取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在武汉,我们查到了大革命时期地下党组织领导武昌第一纱厂工人运动、原武昌市委所辖山后区委员会、武昌县委的相关资料及与袁白涛共事的领导和同事林育南、周竹轩、梅中林的相关资料;在上海,我们查到了革命互济会相关资料和1932年8月15日、9月2日《申报》关于“共产党徒”袁福华(袁白涛原名)等在上海北站参加上海民众援助东北义勇军游行示威被捕和判刑的报道;在洛阳,我们在《伊川县志》查到了关于1938年共产党员袁白涛担任伊川县建设科长从事统战工作的记载,查到了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关于袁白涛的记载,还在张少云孙女张秋萍保存的李静宜(时任中共豫西特委书记、豫西义勇军司令员,解放后任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西南军区公安部队参谋长)1953年写给她父亲的书信中找到了关于张之朴、袁白涛等在洛阳从事地下工作的记载;我们还专程赴北京拜访了袁白涛洛阳革命经历见证人、张之朴的儿子、现年90岁的中央组织部离休干部张志杰(曾任党政外事港澳台侨部门总负责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党委书记、中华民族名人联合会执行主席等职),他深情地回忆起当年袁白涛与他父亲在洛阳从事地上工作的情景;在西安,我们拜访了赵振川、陈玄,走访了袁白涛的学生绍梦龙等著名画家和史全社等书画收藏研究者,他们介绍了袁白涛在西北国画研究会、西安美协工作的情况和书画艺术上取得的成就。


袁白涛画作《石榴小鸡》。


追寻袁白涛的革命生涯,可谓曲折坎坷,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我们从他身上可以感悟到一个老共产党人历久不变的品质,那就是坚定的革命信仰、坚强的革命意志、坚毅的革命精神!他虽出身富家,却不贪图安逸,毅然投身革命;他明知革命环境险恶随时都可能被捕甚至牺牲,却始终不顾个人安危勇往直前;他几次与党组织失联,却毫不动摇费尽周折重回党的怀抱;他两次被捕入狱受尽酷刑折磨,却始终宁死不屈;他为不能恢复党籍而痛苦,却始终着保持共产党员本色;他为国家经历的曲折担忧,却始终乐观面对自己遭遇的不公;他身陷囹圄,却还始终想着用手中的画笔为党和人民多做些贡献……正如他晚年在《百花诗集》咏梅、向日葵中所抒发的:“生来称铁骨,壮志气昂扬;历尽风霜雪,寒梅不改香。”“铁骨冰心迥出尘,纵横挺拔见精神;梅花正合诗人格,不畏严寒更爱春。”“老成垂白首,犹有向阳心。”……其铁骨铮铮的人格、爱党爱国的情怀和乐观主义精神跃然纸上!


《袁白涛遗墨》出版发行。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