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广告热线:0719-4224351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听竹山

听竹山|妈妈,家乡的柿子红了

听竹山,听竹山故事

我们为您分享一个故事
留一段记忆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今天为您分享的文章题目是:




妈妈,柿子红了

作者:胡光凯 


   “一夜寒露风,柿子挂灯笼”。现在不仅寒露节已过,霜降,立冬节也过了。妈妈,我记得你说过,立冬节的柿子最浓,最甜,味道最好。立冬节后柿子鲜,未进嘴里唇已甜,初冬老家的宝贯柿、牛心柿,一枚枚一串串像火红的灯笼,像红色的玛瑙,一树树一枝枝在空寂的旷野里、山岗上,恣意张扬着金灿灿的黄!
  妈妈,你说又是一年柿子红了,又是一年老家乡村最美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一群群鸟雀在高高的柿子树上喳喳呼叫,一串串火红的柿子阳光下闪烁,与湛蓝天空交相辉映,你背一个挎箩,父亲扛一根长长的竹杆,站在柿树下小心翼翼采下一枚又一枚熟透的柿子。那柿子皮薄如蝉翼,色灿如玛瑙,汁浓如蜂蜜,你把他们轻轻地放在挎箩里,如婴儿般呵护着,怕挤着它,又怕伤着它。当你托人把这些柿子送到小城我的家中时,我迫不及待地吮吸一口,甘甜绵软的汁水弥漫整个口腔,美不可言。我对朋友说,柿子的味道,是妈妈的味道,很浓,很甜,甜在了心里面。
  妈妈,柿子又红了,满山枯黄,树树留红,红的像冬天里的火焰,燃烧着寒冷的旷野,让人温暖,让人宁静。妈妈,这一棵棵古老的柿子树,裸露着一身黑硬且斑驳皲裂的树皮,如同你和父亲枯瘦的身躯,在这片黄土地上不依不饶,枝干虬曲苍劲,努力的像上生长着。历经沧桑,竭尽全力把甘甜和火一样的爱给了我们兄弟姐妹。
  妈妈,在当年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在你和父亲眼里,柿子是解决一家生活困难的宝贝,青柿子可以腌制成甜柿子、酸辣柿子,柿子可以酿酒,做成柿子饼,柿子干等。我记得那年的一天大雪纷飞,你最小的孙子出生了,踏着厚厚的积雪,你跋涉了几十里的山路,把一篮柿干送到了孙子的摇篮旁。在你眼里,这柿干是最珍贵的礼物。岁月静好,柿柿如意,这一篮柿干饱含着一位奶奶对小孙子最真挚的祝愿。
  妈妈,还记得当年在初冬的院落里,暖阳下,你和父亲把柿子切成柿饼,一筐又一筐,整齐的晾晒在屋檐下,和金黄色的玉米、火红的辣椒相映成趣,给人一种踏实的富足感,可惜这样美好的场景我没能用相机记录下来,现在每每想起,都十分懊悔和伤悲。因为你和父亲己经远去,土房依旧,院落还在,曾经的画面却只能留在记忆深处。
  妈妈,我记得那年的冬天,你一次又一次托人捎话到城里,说今年的红柿子不多,早已熟透了,让我回家来吃,我总说不急不急,待忙完手头上的事再回家。哥哥们一次次捎信说,您咳嗽更厉害了,胸口疼的也更厉害了,当我匆匆回到家时,您已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当我抱着您时,您的身躯如同老家门前枯干的柿树枝,此时,我看到一篮灿红的柿子放在床头!这一刻,我多么伤心,多么懊悔。您倾其所有,黙默奉献,我却因为没有时间无法陪伴在侧。时隔10多年,每每想起母亲走的这一刻,我常常泪流满面,夜不能寐。
  妈妈,今年的冬天,柿子又红了。蓝天白云下,黑色的枝桠上,红红的柿子美成了一道风景。你和父亲已经故去多年,安葬在曾经生长柿子树的后山岗上,默默注视和庇佑着子孙的幸福安康。一棵棵孤寂的柿子树下,已不见往日的身影,是谁说,岁岁年年柿柿红,不见当年嬉戏童;瓦屋柿树今犹在,孩童不知去何踪。
  当年的孩童已到中年,当年的柿子美味已成遥远的歌谣,四季轮回,春华秋实,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而那些火红的柿子,犹如一个个跳动着的鼓点,敲击着多少游子思乡的心扉,祈祷着在以后寒冷的日子里,有家乡有父母,有火红的柿子,心中便有了一缕缕温暖的阳光。

  感谢您的收听。如果您喜欢,请在微信公众号文章下方点击在看、留言,并转发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您可以下载“云上竹山APP”在视听栏目中收听,还可以在竹山人民广播电台调频(FM)99.1兆赫节目中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作者:



   胡光凯,竹山县移民中心主任。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湖北日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发表稿件数百篇。


朗读者:



梁险峰,竹山县融媒体中心编辑。


  《听竹山》栏目,投稿要求1000字左右散文或30行以内的诗歌,投稿至今日竹山网,并请在标题前注明“听竹山”,也可添加QQ:441409997,在线投稿。本节目文章属作者原创作品,如有侵权,作者自行负责。


关注我们

  • 新浪
  • 腾讯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云上竹山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